「三秒。」楊澤突然說道。

「嗯?什麼三秒?」

「一!」

楊澤一個瞬步腿沖了過去,瞬間到達了那個葛凡的身後。

「二!」

楊澤掄起拳頭就是給了那葛凡一拳。

「三!」

楊澤瞬間閃到他的面前,朝著面部又是來了一拳。

「啊!」

那個葛凡慘叫一聲,直接被打翻在地。

「唉!毫無樂趣。」

楊澤看了眼倒在地上的葛凡,嘆了口氣:「回去告訴你們主子,我們不怕他,叫他別在搞這些沒用的東西,關市不會毀滅,永世也不會毀滅。」

葛凡躺在地上一臉的痛苦,他心中很是驚恐,自己幾乎都沒有看清楚他是怎麼出手的,自己便倒了下來。

看著那已經爬不起來的葛凡,楊澤三人轉身便離開了。「眾所周知,混元丹帝不僅在丹道上獨創出了一番天地,在煉器、武技等方面也是不可多得的天賦之才。你若問我所求為何,那我求的,便是這百年前的丹道第一人所留下的獨門領悟!」

蘇禹聲音清朗,所說的話,更是讓人振聾發聵。

邱明這下也說不出話來了。……

《丹道至聖》第三百章自賣自誇 兩天時間過去以後……

這天早上,張浩剛吃過早餐,就看兩個姑娘在那裏不停的八卦着什麼。

「嘿!幹嘛呢?不上班不怕被人家扣工資呀。」

兩個姑娘連忙擺了擺手。

「你別鬧,今天可是個大日子,瘟神要來了。」

張浩一想,連忙拍了拍腦袋,這才反應過來。

「要說張大夫也挺可憐的,最近兩天剛緩過勁兒來,今天再一輸不就又自閉了嗎?」

只不過張浩卻笑呵呵的打了個響指。

「今天不會輸了,不僅僅是今天,以後也不會。」

張浩滿臉自信的說出了這句話。

兩個姑娘轉過頭,一臉懵逼的看着他。

很明顯不明白,張浩剛剛這話是什麼意思?

果不其然,當天中午一輛黑色商務車就停到了醫院門口,緊接着大門被人拉開。

一行三四個人穿着便裝,就這樣朝着醫院走來。

至於張山和張浩幾個人,早都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我說師弟啊,今天要不然咱們不比了,我來這裏就跟你拉拉家常算了,畢竟再比下去也沒個結果。」

其中一個30多歲左右的中年男子笑眯眯地說出了這句話。

可能是先入為主的原因,儘管這傢伙長得並不差,不過張浩卻挺煩他的,總覺得有點小人得志的意思。

而且這傢伙身後還跟着兩個徒弟,那兩人都是一臉的趾高氣昂。

只不過張山卻皺了皺眉頭。

「李鑫,少說這些話,上次是因為我沒準備好才大意了,這次我可不會輸給你的徒弟!」

對面的李鑫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說師弟啊,你還記得這件事情呢,沒必要啊!反正你輸給了我的徒弟,又不丟人。」

此時此刻張山死死攥緊自己的拳頭,那樣子別提多麼憤怒了,而這一切都映照在了張浩的眼帘之中。

「我說師弟啊,你拿什麼跟我比?就你這小破地方,看看輕感冒什麼的還行,我說點不好聽的,你現在跟個山村野大夫有什麼區別?」

……

當對面的李鑫說完這句話之後,整個直播間全都是粉絲在罵他!

「氣煞我也,這傢伙簡直太無恥了,不就是在市醫院,條件好點嗎?至於看不起別人嗎?」

「就是!趕緊曝光一下位置,這傢伙到底在哪所醫院,老子必須得給他整點絕活!」

「哈哈哈……樓上的,莫非你準備捅自己一刀,然後去試試他的醫術嗎?」

「那不行!反正老子去找他,就說他把我治得頭疼,我看他怎麼辦?」

……

不得不說這些粉絲實在是太給力了,關鍵時刻還是統一了戰線。

對面的張山微微皺了皺眉頭,只不過剛準備開口說話,身後一隻手掌卻突然間拽住了他的胳膊。

張山微微一愣,下意識轉過頭,這才看到張浩就站在自己身後。

「幹什麼?」

張浩並沒有理會張山,而是一步一步走到張山面前。

「李鑫……李大夫是吧?」

對面的李鑫皺了皺眉頭。

「你又是誰啊?」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張山的徒弟,我叫張浩,既然你都可以讓自己的學生出場,那我這個作為徒弟的是不是也有上場的資格?」

張浩笑眯眯的說出了這句話。

對面的李鑫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

」哎喲,我說張山,你是不是因為上次輸了嫌丟人,這才找個徒弟,反正你已經知道結果,讓徒弟輸總比自己輸面子上好過一點吧。」

不得不說,這李鑫實在是太無恥了。

當他講出這話之後,張山也有些着急,連忙一把拽住了張浩的胳膊。

「小子!你要鬧哪樣?你不過就是個實習醫生而已,會輸的很慘!」

只不過張浩卻無所謂的搖了搖頭。

「張大夫你就相信我吧,今天我一定給你一血前恥,畢竟實力這一塊咱還沒怕過誰。」

張浩說出這句話之後,整個直播間再次迎來了一股新的熱潮。

「哇!張浩小哥哥好帥呀,快點打爆他們!」

「樓上的,這又不是比武招親,說什麼打爆?不過我覺得張浩小哥哥一定能搞定這些囂張的傢伙!」

「我看不好說,主要張浩小哥哥在這個領域一竅不通,你們大家別噴我,我也是張浩小哥哥的鐵粉……」

「保護友軍,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畢竟人家可是專業人士。」

而此時評委席上的幾人也爭執了起來。

「我看他就是在嘩眾取寵!不過就是會點包紮手段而已,裝什麼裝呀?」

一旁的熊偉滿臉不屑的說出了這句話,

只不過熊偉講完這話之後,李國梁就有點不樂意了。

「我說熊偉啊,你一直都看不起張浩,不過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張浩選手的確每次都能夠讓我們眼前一亮!」

熊偉撇了撇嘴。

「這不是開玩笑的,我都已經跟你們說過了,醫生的職業沒那麼容易模仿。必須得拿出真本事才行!」

此時劉冉也在直播著張浩這裏的狀況。

「張浩選手已經應戰了,接下來就看張浩選手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何靈拍了拍手掌。

「實在是太激動了,這已經是張浩選手的第三個職業了,繼廚師演員過後,看看這次的醫生職業,張浩選手能給我們大家帶來怎樣的震撼?」

……

而此時當事人不清楚,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應戰就帶來了這麼大的浩大。

對面的李鑫點了點頭。

「沒問題,既然你這麼想送死,那就來吧,讓我的學生跟你好好比試一下。」

只不過張浩卻搖了搖頭。

「學生就不必了,你親自來吧,我要為我師父一雪前恥!」

開什麼玩笑?系統已經把自己的能力提升到了A級。

這種級別即使在全國範圍內到不了頂尖,可也絕對是鎮院教授的本事了!

還能連個小小的李鑫都搞不定嗎?

李鑫臉上的表情陰沉不定。

「簡直是初生的牛犢不怕虎,剛好我也很久沒出面了,今天就跟你比試一場,你說比什麼?隨便挑,我若是輸了,你想怎麼處置都行。」

李鑫滿臉自信地講出了這句話。

就是要在他擅長的領域打爆他!

。 很快,吳恩的目光便被水池上空用鎖鏈懸掛着的一個蓮花小台所吸引。

蓮花小台上穩穩的放着一個雕刻着古怪花紋的青銅箱子,箱子寬一尺有餘、長約兩尺,一看就給人一種那裏面有好東西的樣子。

吳恩看了幾眼,就立即移開目光四處打量,倒不是他對這青銅箱子裏的東西不好奇,主要是在這所謂的仙姑之墓中,擺放着如此顯眼的寶箱,怎麼看都給他一種這裏是陷阱的既視感。

尤其是這大殿中依舊沒有看到陸盈的蹤跡,足以說明對方現在並不在此地,而進入這裏又只有一條路,那就說明對方早就經過了這裏,且根本都沒有打開這個箱子的意思。

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眼皮一動,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整個人迅速向著一處石壁角落衝去,眨眼的功夫,他就躲在了一處石壁的陰影角落,然後運起隱息仙訣,整個人的氣息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不存在一樣。

就是仔細看去,也會發現吳恩此刻已經與陰影融為了一體,徹底了躲在了陰影之中。

這一番動作說起來很久,但其實只有一瞬間,吳恩所在位置的對面牆壁一陣響動,接着,那完全看不出一絲縫隙的牆壁猛然裂開一塊,並三百六十度旋轉了一圈。

之前消失不見的陸盈出現在吳恩的視線中。

她剛一現身,就皺眉看向了池子上空的蓮花小台,當看到蓮花小台上的青銅箱子時,一臉驚訝,自語道:「這倒是奇怪了,以那小賊的速度,此刻應該已經到了這偏殿了啊?為何這寶箱他沒有打開?」

「難不成他察覺到這箱子是個陷阱了?」

陸盈摸著下巴走到池子旁邊,看了好一會兒,嘆氣道:「倒是可惜了,那小賊竟然能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仙姑的墓恐怕真有可能會被他打開!」

搖了搖頭,在吳恩吃驚的注視下,對方猛地跳上了蓮花台打開了箱子。

伴隨着一道道幽幽的聲音,數道虛幻的影子從箱子中飛了出來,這些影子身穿着和那無瑕城喪屍首領相似的衣服,出來時皆是一臉戾氣,直到看到陸盈時,才臉色一變,圍着陸盈飛來飛去,一副驚疑不定的神色。

吳恩看到這一幕,心臟撲通撲通直跳,以他的眼裏自然看的出這些影子都是靈魂體,而這才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

什麼時候靈魂可以單獨存在了?

「難道是因為這大墓?」

吳恩只能將這一切歸咎於這奇特的墓中,估計這墓中有着他所不理解的特殊之處。

「血脈,是仙姑的血脈!」

這時,幾個靈魂體中,一個年級稍大的女子驚呼了一聲,飄落在地上,單膝跪地,恭敬道:「荷仙派內門弟子楊舒予見過小姐!」

其他的女子也都是有樣學樣,一臉興奮單膝跪地:「我等見過小姐!」

陸盈一臉複雜的看着眼前的幾個靈魂,深吸一口氣,沉聲道:「苦了你們了,仙姑生前有什麼交代嗎?」

第一個說話的的女子,也就是楊舒予恭敬道:「小姐,仙姑當年有言,若是有朝一日小姐你回到這裏,就意味着呂祖所說的天命人已經出世,您可以取走寶籃了!」

陸盈嬌軀一震,吶吶道:「原來……天命人已經誕生了嗎?」

「小姐,既然您回到了這裏,那應該是的!」楊舒予眼神中也露出了興奮之色。

「那你們呢?」陸盈眼神複雜,心裏莫名的覺得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