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今天晚上來我莊園吃晚餐,我叫上希區柯克和製片部主管一起研究你的劇本。」

「好的梅耶先生。」

晚上哈迪再次來到梅耶的大別墅,這次沒有滿院的賓客,偌大的莊園顯得很寂靜。

希區柯克和米高梅製片部主管漢斯都來了,還沒到吃飯時間,三人一起看起劇本,房間內只剩下刷刷的翻頁聲。

梅耶最先放下劇本,他是大老闆,只需要知道個大概,看劇情是不是精彩就行。

漢斯第二個放下。

看的時間最長的是希區柯克。

梅耶看向兩人,「這個劇本你們覺得怎麼樣?」

希區柯克最先說話,「之前我聽過故事簡介了,現在看了劇本,覺得更有意思了,女孩和大叔的愛情,為父母報仇,孤獨的殺手因為女孩自己拉響炸彈。」

「內容很豐滿,故事性和衝擊性也都很不錯,絕對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劇本之一,我覺得拍出來觀眾肯定會買賬,而且有衝擊奧斯卡的實力。」

梅耶看向製片主管漢斯。

「漢斯你說說看。」

「這是一部都市片,不需要搭建場景,只需要在貧民區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就行,我估算了一下,刨除演員片酬,成本應該在170萬以內。」

梅耶看向希區柯克和哈迪,「你們覺得誰演這部電影比較合適?」

因為演員決定片酬高低,也決定吸引度,大明星自帶流量,拿她們出來宣傳,自然而然會吸引到很多人來觀影。

希區柯克先看向哈迪,「這個劇本是你想出來的,你心裡中意的人是誰?」

哈迪沒有客氣,

「小女孩我覺得伊麗莎白泰勒不錯。」

希區柯克皺了皺眉。

「我知道那個女孩,可我覺得她身上的氣質,和瑪蒂爾達差的太多了,我很擔心她能演繹好這個角色,要知道,整部電影瑪蒂爾達才是真正的一號。」

哈迪笑了笑。

「這幾天我正在給泰勒培訓,我知道瑪蒂爾達是什麼樣的人,我相信我能把泰勒打造成瑪蒂爾達那樣的人。」

屋內其他三人一聽全都明白了。

哈迪這是專門奔著泰勒去的,都已經開始培訓了。

「那男演員你覺得誰合適?」梅耶問道。

哈迪笑了笑,「這個不如梅耶先生和希區柯克導演來選吧,你們應該可以找到最合適的人選。」

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是人情世故。

蛋糕不能一個人吃。

只要讓泰勒做女主角,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如果對方不同意泰勒怎麼辦?

靠,

自己投資不就完了,反正手裡有錢,電影投資可以避稅,還可以洗錢,他可以多頭賺錢。

靠票房賺錢的電影,

那絕對是藝術導演拍出來的,而不是商人運做出來的。

「加里格蘭特,約翰韋恩,加里古柏,詹姆斯史都華,亨利方達,蒙哥馬利克里夫特,埃羅爾弗泰,隆鮑華林,威廉霍爾登…。」

幾人說了一堆男明星的名字,挨個比對是否合適,這些人里,現在最出名的應該是加里格蘭特,票房號召力最強。

加里格蘭特今年41歲,也符合四十歲大叔的標準,不過他的片酬也最高,一部片子差不多30萬美元。

「哈迪,你覺的加里出演里昂怎麼樣?」梅耶問道。

如果選擇加里格蘭特,美高梅最佔便宜,加里格蘭特是他們的簽約演員,米高梅還可以在他身上分走三分之一的片酬。

其實伊麗莎白泰勒也是米高梅的簽約演員,不過她的片酬太低了,估計只有一兩萬。

哈迪想了想,加里格蘭特被評為『百年來最偉大的男演員』第2名,演過喜劇也演過正劇本,各種角色都得心應手,身高一米八七,年齡40歲,確實符合里昂的角色。

「我覺得格蘭特先生應該可以勝任里昂的角色。」

接下來是導演,自然是希區柯克,片酬20萬,配角惡警察找個面熟的男演員就行,估計要5萬。

又討論伊麗莎白泰勒的片酬,一個女主角的片酬,卻要放在配角之後,可見名氣的重要性。

一開始梅耶準備出3萬,哈迪提到5萬,梅耶笑了笑最後表示同意,泰勒的簽約是四六分成,米高梅六,泰勒片酬高他們米高梅賺的更多。

戲里還有幾十位其他配角和龍套,演員費用總體算下來需要90萬,那總價差不多就是260萬。

「哈迪,我們以260萬計算,你打算投資多少?」梅耶問道。

投資多少自然就佔多少股份。

「您打算留多少?」哈迪道。

梅耶對這部電影還算有信心,「不如這樣,製作費用米高梅出160萬,你出100萬,放映宣傳費用以後再說。」

「可以。」

哈迪痛快答應。

梅耶對這次合作非常滿意。

哈迪齣劇本,只要了一個女主角人選權,剩下的幾乎全都交給米高梅。

米高梅的演員,米高梅的導演,米高梅的拍攝製作團隊,米高梅的片場,後期還要他們製作、發行。

電影還沒開拍,米高梅已經賺回不少。

();

7017k 第668章空間升級

「咱們先出去,回頭抽時間進來試試!」

「好!」

兩個人從空間出來后迅速吃完飯,將碗筷交給醉醫收拾,他們二人再次進入空間!花琉璃與司徒錦挑了一輛比較小巧的圓型車,打開車門,看着裏面的座艙,竟是一張類似床一樣的東西!

搗鼓了半天,花琉璃才的弄明白,這東西不是手動控制,而是靠腦子!有個類似頭環樣的金屬物質,戴在腦袋上,眼前就會出現四周的景象,腦海中只需想着飛行左拐右拐,這東西就會跟着飄到空中!

她起初以為這東西是汽車,搞了半天是一種代步飛船。

「這東西倒是簡單省事!」

花琉璃笑了笑道:「你試試?」

見花琉璃將頭環摘下來,套在自己頭上,一瞬間就被眼前的一切震驚了。這東西,簡直……讓人驚艷!

兩個人在空間里一陣學習,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將這裏所有飛船全部掌握!

花琉璃盤腿坐在地上,肩膀上坐着小花,司徒錦在靈泉旁修鍊。

「小空間,說實話,空間到底是什麼東西?」

之前她一直認為空間真的只是醫藥空間,治病救人用的,可現在,看到不該出現的這些東西,讓她對空間有了懷疑。

就算之前小空間做過的一些解釋,但這些解釋大多半真半假,經不起推敲。

「空間就是空間啊!我以前說過,要想成為空間真正的主人,需要將它升到頂級!不過要想升到頂級,你需要不斷的累計功德,而憑你治病救人獲取的那點兒功德,估計空間還沒升幾級你就已經與世長辭了!」

說完,嘆了口氣繼續道:「要想讓空間快速升級,唯有做任務!」

「做任務?」

想到自己來濟州大陸時,觸動的空間任務,送靈獸回他們土生土長的地方開始,自己就好像落入一個圈套中。

自己要想回到東籬國,唯一的捷徑就是讓空間升到三十級。

當自己好不容易得償所願回去了,又觸動了解決曲老魔的任務。

這一切的一切,都跟空間升級脫不了干係。

「小空間,如果我不接受任務,空間是不是就會離我而去。」

「理論上來說是的,不過……礙於你獲取功德點的速度比較快,空間自動與你綁定生死,也就是說,你不完成空間任務,空間會自爆,你也會消失在世間!」

我擦~

「小空間,你給老娘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我現在出不去。」

「我記得你之前說得可以出來!」

「中間可能出了什麼差錯,我現在的還是靈體,出不來!」

花琉璃:「……」

花琉璃滿心鬱結的坐在地上,本以為自己得到空間是上輩子行善積德老天爺給的回報,誰承想,這空間簡直就是坑爹貨。

不去做任務就得死!這特么什麼霸王條約?

「你不用這麼泄氣,你想想看,空間給你帶來的好處,在大葛村你們全家吃不飽穿不暖,是你從空間里拿出的西藥,獲得了人生第一桶金,沒有空間就沒有現在的你,你與空間是伴生體!空間好,你就好!」

「小空間可沒你這麼安慰人的。」

花琉璃垂著頭,顯得有些萎靡。

「我說的都是實情,算不得安慰你,與其在這裏自怨自艾,倒不如打起精神,等空間升到頂級,你就不會被束縛!你想想,以後你跟你男人可以遊歷在各個位面,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聽它這麼說,花琉璃原本鬱結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她沒有能力去改變,只能想辦法自保!

「小空間,每一期任務,你是不是都會給我不同的法寶?」

「嗯!你放心,我會竭盡全力幫你完成任務的。」

畢竟自己偷吃了這女人不少功德點,能幫忙就盡量幫忙咯。

花琉璃打發小花去修鍊,自己則在空間升級后的一堆東西中不停轉悠,可惜的是,除了那些飛船,真沒幾樣是她能用的上的!

即便是飛船,花琉璃都覺得用不上。

司徒錦的飛舟,速度也不慢,還自帶防禦!

在外面天快要亮的時候,花琉璃將司徒錦從修鍊中喊醒!

「外面天亮了。」

「那咱們出去……」

「阿錦,我……」

見她吞吞吐吐,司徒錦靜靜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小空間說,現在的空間與我是綁在一塊兒的,如果不完成空間派發的任務,空間會啟動自爆功能,到時候我會跟着空間一同消失!」

「你是說除了曲老魔之外,還有其他任務?」

「嗯!」

司徒錦抓着她的手,安慰道:「你去哪兒我就跟你到哪兒,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見他一臉情深,花琉璃垂著腦袋道:「我是怕完不成任務,再也見不到你。」

死不死的……好吧,她承認,她也挺怕死的。

「我想,空間交給你的任務,肯定是以你實力為準的。不要擔心。」

「嗯!」

說不擔心那是假的,之所以告訴司徒錦,是怕萬一哪天空間抽風把自己送到另一個界面……

兩人出了空間,躺在飛舟的大床上,趴在司徒錦身上,抓着他的一縷頭髮把玩著!

「阿錦,小空間說,做任務時可以帶着你!到時候我們兩個就不會分開了。」

「你去哪兒,我自然就會跟着你到哪兒!」

「嗯!」

等天露魚肚白的時候,花琉璃與司徒錦才從房間出來。一出門就見守在甲板上的醉醫!

「你一晚上沒睡?」

「嗯!荒漠之中有着數不清的危險,我覺得我還是守在這裏比較好,一旦有情況,咱們趕緊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