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讓洛蘊帶她過去安頓的,掌門,可是有什麼不妥嗎?」

代屹秋搖頭,「無不妥,這樣很好。」

就這樣挺好的,那孩子小小年紀就是合體初期,在崑崙派自己摸爬滾打一番也是好的。

想必鳳師妹他們也是如此想的,不然放着鳳家和月神族不呆,來這裏做什麼?

鳳華傾夫婦:放屁!他們才沒有這麼想。

這一次招收的弟子,除了奚淺,都不太出色。

其他的也就沒有着重提的必要。

其實還是有一些的,只是被奚淺的光環壓住了。

比如說登天梯上的第二名。

他也是內門弟子,選擇了左邊的院子安頓下來。

就有時間琢磨遙遙領先他的明奚淺了。

舒乘風眉宇間閃過一絲陰鬱,他可真是,被壓得死死的。

本來他應該大放異彩的,現在誰還注意得到他!

和他差不多想法的,不在少數。

但不管他們怎麼想,都沒人在意。

次日,新加入宗門的弟子都收到消息,到廣場集合。

當然,內門和外門是分開的。

奚淺到的時候,那裏已經有不少人了。

她一來,大家的目光就放在了她的身上。

很多慕名而來的弟子,看到她的第一眼,都是震驚加驚艷的。

沒想到天賦如此卓絕女子,竟然會有一副顛倒眾生的美貌。

這可比聖女好看多了。

幾乎就在一瞬間,大家心裏都湧現起同樣的想法。

奚淺目不斜視找了個位置站定。

半個時辰后,該來的人都來了。

今天,主要是安排他們這一批弟子。

也有人會收徒,但都很少,畢竟這批弟子的修為都不低,化神之後,也已經各自選擇了自己要走的大道。

說實話,師父的意義不大。

不過,也還是有例外。

「諸位,接下來我會念你們的名字,請大家記牢自己是屬於哪一峰的!」說話的,是宋長老。

崑崙派除了掌門座下的主峰外,另外還有丹道峰、陣道峰、符道峰、煉器峰、獄峰(掌管刑罰)、雜事峰、術法峰和劍道峰八大峰,所以,崑崙派無論是內門還是外門,都有九大峰!

分別配有九位峰主和九位副峰主,峰主的修為,最次都是渡劫初期,副峰主是出竅巔峰!

還有其他長老執事無數。

當然,這只是表面的實力,無論是哪一個勢力,私底下都還有隱藏的高手。

奚淺的名字是第一個,毫無意外,她被分在了劍道峰!

劍道峰,是除了掌門座下的主峰之外,實力最強悍的宗門。

當然,如果單論實力的話我,主峰也是沒有劍道峰厲害的。

奚淺站到了劍道峰的位置,就發現一個渡劫初期的大能對着她和煦的點了點頭。

這應該就是劍道峰的峰主了。

奚淺拱手回了個禮。

韓齊眼裏的笑容更深。

很快,其他的弟子也分配完成,他們雖然被分配到各峰座下,但暫時還得住在內門統一的地方。

待內門交流會過後,才會分配住處。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有些弟子的實力,在內門交流會之後,完全就能勝任執事或者長老之位。

到時候,地位又會更上一層!

「崑崙派對弟子的約束力不強,只要你們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了宗門任務,那接下來的時間,就自由支配,宗門不會過多干涉!」宋長老的聲音又響起來。

大家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化神之後的弟子,當然要區別對待。

他們又不是修仙小白。

安排完了事情,就暫時散了,奚淺得到了一份劍道峰的身份玉牌和資源。

身份玉牌是一個瑩白色,巴掌大的白玉,回到小院后,奚淺就認主,然後掛在了腰間。

和她淺紫色的法袍倒是出奇的相配。

接着,奚淺就拿出崑崙派的宗門規定看了一遍。

然後就出了門!

「你做什麼去?」戰無雙發現她的笑容有點詭異,沉默了一說問道。

「放心,不做什麼!」奚淺嘴角掛着淺淺的弧度!

。。 「哼,好你個秦誠,是不是你知道你父母消息就不會聯繫我了,就全然忘了你還有個小師叔了?」

蝴蝶搖身一變,一個妙年女子出現在了秦誠面前,女子穿的稀奇古怪,一張精美的臉頰上帶著怒氣。

一現身便是一陣責問。

秦誠一陣無語,他都著急上火了,他小師叔能不能先告訴他,她知不知道他父母去哪兒了?

不過,也是沒有辦法,這只是方瓊施展的手段,並不能溝通交流,只能靜靜的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方瓊狠狠地瞪了兩眼,接著開口道:「我就知道你小子知道你父母不見后,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當你施展渾身解數,都沒有一絲線索后,才會想到來找我!

你呀,還真是沒把我當回事!」

方瓊伸出玉指抵到秦誠眉心,又深深的嘆了口氣:「算了,誰讓我是你小師叔呢?我就告訴你吧,你父母去年正月初一便去了汴京。

他們之所以不給你留下一丁點線索,全然是我的主意,怎麼樣,沒想到吧!」

方瓊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小師叔,方瓊,你……」

秦誠擔心的心都快要碎了,結果,這一切都是他小師叔之作,就是為了報復這十年沒有聯繫之仇?

這十年,他一直在九華山,而這九華山連只螞蟻也休想進出,又怎麼聯繫。

而且,他都打算好了,先回家看望父母,然後親自去南陵看看他小師叔,而這結果呢?

秦誠嘴角抽了抽,眼前這要不是術法,他真想抽她一頓。

不過,父母去了汴京,並沒有出事,秦誠心中巨石也算落了下來,心情也好了許多,也就不想一般計較。

秦誠目光凝聚,開始打量著這個十年不見的小師叔。

「嗯,長高了,嗯,也長大了。」

秦誠順勢端起茶杯,欣賞著道。

這是方瓊施展的手段,不能溝通,也不能知曉秦誠所言所想,而是按照設定繼續著。

方瓊停住笑聲,目光邪邪的盯著秦誠,胸脯抖了抖道:「哎,我說師侄,你小時候說我什麼來著?

說我不是女子,是不是!

你看,你看,睜大你的大眼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女子!」

秦誠不由得感嘆一聲,兒時的玩笑,她竟然還記得,還如此在意,他當時不是被打的夠嗆嗎?他都沒說什麼來著呢?

方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接著說起了她如何成為名震南陵,成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陰陽相師。

又如何的力挽狂瀾,一人之力,救下南陵眾人,又如何的神通廣大,彈指之間斬殺妖魔,又如何如何……

「好了,今兒就只說這麼多了,現在我跟你說一件正事!」

方瓊那眉飛色舞的表情都變得嚴肅了幾分,身子更是頓了頓才開口道:「南陵有座古墓活了,你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的話,就趕緊來南陵幫忙!」

同時,一封信件出現在了秦誠面前。

「你進入南陵后,只需要打開信件,便會有人帶你來見我。」

話音消失,方瓊身影也隨之消失,只有一封信件懸在秦誠身前,方瓊便是用這封信件施展的手段。

「古墓活了,該不會又是小師叔的小把戲吧!」

秦誠收好信件,不管真假,他都會找個時間去南陵,去見見這個名震南陵的陰陽相師。

「父母沒事,那麼接下來就應該帶奶胖領略一下青州的風土人情,交上幾個朋友,泛舟游湖,飲酒言詩,過上幾天愜意的日子,然後提升修為,然後去南陵。」

秦誠心中已有了謀算,就在這個時候,奶胖走了過來:「秦大哥,昨晚我夢見了好多好多蝴蝶,那些蝴蝶老漂亮了。」

「好夢!

哦,對了,奶胖,有我父母的消息了,他們去了汴京。」

他這兄弟看似大大咧咧,但實際上,這段時間,也為他父母的事擔心的都暴瘦了好幾斤,現在有了消息,他自然得告訴他。

免得他繼續擔心下去。

「真的,那我們去汴京吧!」

奶胖雙眼冒出道道金光,整個人都變得興奮了起來。

「汴京太遠了,還是待師父老人家回九華山,告知他,我們再去!」

秦誠雖然很思念父母,但實在太遠,一去一來,最起碼得一年,如這一年裡,他師父回九華山找不著奶胖,來青州又找不著他們呢?

雖可以留下信件,不過萬一他師父覺得他們是不辭而別,先斬後奏,一個暴脾氣上來了呢?

那後果,秦誠也不敢想象。

至於奶胖不辭而別來青州,雖是同樣道理,但青州距九華山並非太遠太遠,他師父不會花太多時間便能趕到。

到時候一番軟磨硬泡,必然能解決。

何況,他小師叔說南陵古墓復活,雖不知是真假,但他也不能直接前往汴京。

因此種種,秦誠放棄了去汴京的這個念頭。

「秦大哥說的是,不能不辭而別!」

奶胖點了點頭,覺得秦誠說的完全在理。

「好了,奶胖,收拾收拾,我到你去青州逛逛!」

「好吶,來青州還沒去逛逛呢?」

奶胖激動的跑過了房間,一番倒騰后,一個拿著傘的採藥童子出現在了秦誠面前。

踩著朝霞,兩人走出秦家棺材鋪,直接叫了一輛馬車,去了繁華的鬧市——旺街。

旺街是青州最繁榮的街道之一,左邊十里便是大名鼎鼎的清月湖,右邊則是享譽青州的美食聖地,

街道兩邊茶館酒樓數不甚數,服裝首飾也是多若牛毛,文藝古玩也是不計其數,那美食餐飲更是不勝枚舉。

街上更是熱鬧非凡,吆喝聲叫賣聲,鶯鶯燕燕,形色各異。

秦誠與奶胖一下馬上,便瞬間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一個長得玉樹臨風,又不像那些翩翩公子面容慘淡,反而有著出山水之景秀,還有一個就更奇特了。

長得胖嘟嘟白嫩嫩不說,明明一個健壯的少年,卻撐著一把傘,背上還背著一株晶瑩剔透如水晶寶石的蘭花,蘭花散發著沁人幽香。

這兩人與周圍的世俗格格不入,自然迎來不少人圍觀。

「哇,這誰家的公子,那氣質簡直絕了,要是能陪我一宿,我死也瞑目了。

就你,趴在床邊地上給人家當鞋墊的資格都沒有。

那小胖子背上的蘭花好漂亮了,我好喜歡呀!你要是沒被他壓死的話,那蘭花可能就是你的了?

討厭,我不可以騎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