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沒有。」

「我就是忍不住看了一眼。」

小黎急忙搖頭,心裡很是慌張。

要不是李天龍及時解釋,她又要忍不住的胡思亂想了。

「其實,有些事,我應該早點告訴你。」

「不然也不會讓你多心?」

李天龍搖頭笑了笑。

他知道小黎一時間接受不了修真的知識。

畢竟,小黎是普通人,根本就沒有理會接觸到修真世界,也不會知道,在普通人世界之外,還有修真世界。

所以,他必須要找個機會,好好跟小黎解釋清楚,不然以後他真怕小黎被嚇跑了。

「啊嗚!」

就在李天龍,在向小黎解釋時,突然樓下傳來一聲凄慘的嚎叫聲,嚇的小黎花容失色,轉身把李天龍緊緊抱在懷裡。

李天龍一瞬間感受到了愛情的升溫,這是小黎第一次主動擁抱自己,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幸福。

一樓客廳,雷凌的板子空間里,傳出龜不同凄慘的叫聲。

那是因為,茅十八正在用他的非人手段,在跟龜不同談判,讓龜不同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力量。

「這個龜不同真可憐。」

「我要是他,乾脆自己抹脖算了。」

聽到龜不同凄慘的叫聲,青冥、禪德兩人是真的有點於心不忍了。

「茅十八在裡面幹什麼?聽這聲音也太嚇人了吧?」

李珊珊小臉蒼白,聽到這麼撕心裂肺的慘叫,嚇的她急忙挽住花小蕊的胳膊。

花小蕊也是心驚膽跳,這凄慘的聲音,簡直讓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蕭瀟、東方月、蒂娜等人也是神情凝重,聽著龜不同慘叫的聲音,各自都無法想象,茅十八在用什麼手段欺負那隻老龜。

但時間過得很快,也就十多分鐘時間,凄慘的聲音不見了,而渾身是血的茅十八憑空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搞定了!」

茅十八咧嘴在笑,卻不知道此時大家看他的眼神,充滿了憤怒。

可茅十八卻不在意,看著雷凌說了一句后,將握著拳頭右手,伸向雷凌,隨後手鬆開,只見手中浮現一團白色的光。

母庸置疑,這是龜不同凝聚出來的生命力,內部生機盎然,少有也有百年的生命力量。

雷凌神色古怪,抬手摸了摸鼻子時,心裡卻有點愧疚,龜不同也曾幫過自己,如今又要逼它獻出生命力,的確有點過分了。

可沒辦法,只有龜不同的壽命最長,這點生命力,在龜不同哪裡恐怕是九牛一毛。

沒有廢話,雷凌將生命力接過在手,邁步來到秦寶近前,直接將生命力注入秦寶的體內。

隨著生命力融入秦寶體內,秦寶體內僅有的生命力如魚得水,迅速與龜不同的生命力相互融合。

隨著秦寶體內生命力快速回升,蒼白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體內乾枯的氣海丹田也隨之有了起色。

但可惜,現在的秦寶還是很虛弱,根本無法讓他立刻蘇醒。

「雷凌,這小子的命算是保住了,你該不會還想把他留在這裡吧?」

茅十八面色凝重,看秦寶已經度過危險期,此時已經逐漸恢復了,但他覺得不能把秦寶留在這裡。

畢竟秦寶害死了秦鳳,就算大家嘴上不說,但心裡還是對秦寶感到憎恨。

誰願意把這種畜牲不如的傢伙,留在自己身邊天天看著?

「他現在昏迷不醒,難不成你讓我把他送回秦園府?」

「你可別忘了,秦園府還在找我,巴不得我自投羅網呢!」

雷凌皺眉,茅十八提醒,豈不是讓他雷凌為難?

既然都把秦寶救了,也不差讓他在這裡待幾天了。

聽雷凌這麼說,茅十八到沒有繼續說什麼,可其他幾個人卻臉色不太好看,雷凌這麼做都是看在秦鳳的面子上,

「李府何人當家!」

在雷凌已經表明自己的態度后,忽然門外有人高聲吶喊,引起屋內眾人注意。

雷凌皺眉,與眾人轉身看向門外時,他感受到有將股尊境氣息,正在向他們這裡走來。

茅十八、花雲毅、青冥、禪德四人立馬提高警惕,邁步上前,與雷凌並肩站在門前,看向門外兩位不速之客。

來人,他們正是剛剛逃出紫禁城的秦大、秦六兩兄弟。

二人出現,完全是追蹤秦寶的氣息,才找到這裡的。

二人因看到院中燈光明媚,府中有強者氣息,便沒有冒然闖入,反而先知會一聲,這才出現在在客廳門外。

「好強的氣息!」

「這兩個人,都是尊境強者?!」

青冥震撼,一下子就出現兩名尊境強者,這讓他誤以為,他們就是打傷秦寶的人。

禪德、花雲毅兩人神情緊繃,對方來意未知,但來者氣勢卻已經讓他們心驚膽顫,畏懼萌發。

花小蕊意識到,來者極有可能會動手。她護著李珊珊等人聚集在一起,防止對方對她們下手。

秦二、秦六邁步進入客廳房門,看到屋內人員不少,他們卻將目光放在了躺在沙發上的秦寶。

「二哥,秦寶果真在這裡?」

秦六有些激動,看沙發上的秦寶安然無恙,他也放心了不少。

秦二微微點頭,眉頭緊皺看著擋在面前的幾個男子,直接將目光鎖定在雷凌的身上。

因為,只有雷凌的修為最高,也就知道這裡是雷凌說的算。

由於他們兩個,根本不知道雷凌與秦園府的恩怨,所以這次過來,純粹是為了尋找秦寶。

「這位小友,請把秦寶交出來,我們立刻就走,絕不打擾。」

秦二性格直爽,不喜歡向別客套,所以說話比較直接,簡單明了,到沒有動手的意思。

雷凌皺眉。

來人開口就讓自己交出秦寶,他又怎麼可能會交?

秦寶可是他救活的,來者心存什麼目的他都不知道,他當然不會給。

「這裡沒有你們要的人,請離開這裡!」

雷凌冷目微眯,直接否認,直接下了逐客令。

「小子?」

「你以為我們瞎嗎?」

「秦寶明明躺在那裡,你為什麼說沒有?」

秦六不滿,咬牙上前怒視雷凌,抬手指向沙發方向質問道。

。 吳雨晴苦笑:「我沒有師父。」

關小羽又道:「那你是要回去看爸爸媽媽還是看爺爺奶奶?」

吳雨晴搖頭,結巴了一下,道:「我,我還是跟你帝都玩幾天吧!」

得到了吳雨晴同意,關小羽又斜眼瞥向楊真,沒好氣地說道:「看見沒看見沒?人家吳雨晴都不回去,就你事兒多!」

楊真苦笑:「不是我事多,那你來說說,咱們是不是三個多月沒有回家了?」

「以前我來帝都玩的時候,大半年都沒回去,你怕甚?」關小羽翻著白眼道,「我記得最久的一次,是跟隨我父親出去獵殺妖獸,在外面整整三年,我也沒像你這樣想家啊?」

「你父親在身邊自然是好。」楊真辯駁道,「而且,你是你,我是我,你可知道,此次來神機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出遠門?如果我不回去給師父報平安,他老人家會擔心死我的。」

「唉!媽寶男!」瞅見楊真不肯改變主意,關小羽嘆了口氣,道,「隨你吧!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

看見關小羽有點不高興了,楊真想了想,說道:「要不然這樣吧!我先回雷州城去看看我師父,如果有時間,我再回來找你們玩,如何?」

「嗯?」關小羽眉頭一抬,盯著楊真,「你確定?」

「嗯,確定!」楊真心裡想著,反正他也沒去過帝都,回去與師父報個平安,他就可以連夜返回營地,跟著關小羽和吳雨晴去見識見識,這帝都,是不是真有傳說中的那般美好。

「好!那這個,你拿著!」關小羽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三顆圓形的透明珠子,珠子上刻著『傳音』二字,他將其中一顆遞給楊真。

這是傳音『子母符』。

最大的那顆是母符,另外兩顆是子符。

傳音子母符,效果和它的名字一樣,能夠傳音之用。

不過,幾乎所有的傳音子母符都有距離限制。

一般來說,傳音子母符的距離覆蓋著方圓數百公里的面積範圍,超過了這個範圍,傳音子母符便會失效。

楊真接過其中一顆子符,將之收入空間腰帶。

關小羽又將另外一顆遞給吳雨晴,才轉身對楊真說道:「我和雨晴先去帝都,等你來了帝都之後,便用子母符與我們聯繫,知道了么?」

「記住了。」楊真點頭。

「好!那沒事的話,你趕緊先回去吧!」剛才關小羽不捨得楊真離開,現在卻巴不得他趕緊走。

楊真無奈,只能轉身,往屠洪英的那棟圓形小木屋走去。

剛才屠洪英和徐幽廷都提醒過,但凡想要回去的人,都可以去他們那裡領取一枚神機營的通行令牌。

所謂通行令牌,是指借用傳送陣法的令牌。

如果沒有令牌,楊真便只有去帝都乘坐鯤船。

乘坐鯤船從帝都到雷州城,慢得話需得四五個月,快的話至少也需要三個月。

更何況,乘坐鯤船的價格也十分不菲。

而楊真只有三天的假期,所以他必須借用傳送陣法。

。 真實世界。佟麗婭雙手緊緊貼在李鑫岩的雙鬢,雙眼空洞地望著遠方,她的手在發抖,卻見一道青色的暗紋從她的掌心遍布手掌,然後極為霸道地沿著手臂向上開始蔓延。這現象明顯不正常。

佟麗婭去控制李鑫岩的思維不用該是這種現象。

「不好!」幻刀神色頓時緊張起來,扭頭沖平台上叫道。「喜風,快上來助我!」

其他人也放下手中的東西,緊張望向高台之上。

龜殼漢子大應一聲,三下兩下也爬上了高台。岩石上雖然不及平台上整齊,但是以李鑫岩目前的狀態來說,一旦發起瘋來還是有不小的風險,越少人靠近越好。「將手放在狼頭上!」幻刀對著龜殼漢子叫道。喜風的手剛放上去,但見幻刀將手疊加在他的手上,大喝一聲「發一道電擊!」

喜風立刻照做。他的手背微麻,幻刀放出來一道力量較弱的電流通過他的手輸入到護手盔甲之上。喜風的電流衝擊可通過對電棍的控制釋放,大多都是歸功於這一雙護手盔甲的操作,否則他的人類身體還是很難承受如此高能的電流衝擊的。

線條世界——從事實上看,這個世界其實是介於李鑫岩和斯特羅格意識邊緣的一個交換地帶,原本這是機械生命體之間可用於交換無線信息的一個空間,此刻卻被李鑫岩變成了一個戰場!

喜風的電流衝擊輸入,斯特羅格被纏住的思維瞬間大亮,幾乎像是受到衝擊一樣被幻刀通過喜風釋放的能量轟擊成了一個能量充盈的特殊存在!力量不是重要的,幻刀的電流裡面的信息卻是此時最最關鍵的一個衝擊。它藉由喜風的能量擊穿了所有的假象,將一個概念直接投射到了斯特羅格的意識中:「現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他對自己的過去想要回憶起來,他自己的記憶被破壞了,現在就是想要從你們的身體裡面拿到一些過去的記憶,但是久餓之人吃得太飽會撐死的,他的意識不完全,他根本不知道控制自己,拿到記憶對他沒有好處,而是毒藥!」

斯特羅格恍然!

與生物相同,機械生命體雖然身體強壯,但是在意識方面也必須遵守這個世界的法則,那就是控制與記憶體對等!

這就比如一個腦部受了重傷的人類,當他的身體從傷痛中恢復過來時,他的意識大多數情況下需要慢慢恢復,這是一個配套的過程,如果身體恢復了但意識不完整,那麼這個人就可能會瘋掉,如果意識恢復了身體卻差得遠,這個人就癱瘓了。

對於這種不對等,造成的十有八九是痛苦。

生物體大多只是造成自身的痛苦,而對於機械生命體這種強悍的生命體來說,恐怕造成一個行走的死神都有可能!

而李鑫岩的意識深處,還有著一個瘋子的基因!與一個自身都不太清楚的意識談感情、談懷柔,那會是什麼結果?

斯特羅格知道自己錯了。

回想起之前大家平靜的時刻,李鑫岩初時從無線頻道闖入他的意識,顯示出一個可憐兮兮的幼稚模樣十有八九都是假的!是以李鑫岩三下兩下便控制了斯特羅格的思維,甚至連他的身體控制權都剝奪了。

而現在佟麗婭犯了同樣的錯誤!結果,便是兩個人同時被李鑫岩不太清楚的意識給侵襲了。

斯特羅格心念電轉,紫色線團毫不猶豫地在虛擬空間炸開了。沒有了情感存在,就不會有束縛,斯特羅格選擇了對李鑫岩未完全成形的意識進行攻擊來約束他的行為,只有放下懷柔,將他約束在他目前應該所處的狀態,才能挽救三個人。即便這樣對李鑫岩的造成了損傷,比較起來讓三個人同時陷入一個未知的困擾中結果還是要好上很多。

紫色線團瞬間被打開,借用幻刀輸入進來的力量頂住了青色光線的反擊之力,空間里一片混亂,青色明線被撕裂成一段段斷線后消失,紫色線條便從混亂之中梳理過來,一部分結成彼此纏繞的粗壯流線群,挽成一朵巨大的花體,而多出來的數道紫色線條便想著纏繞金色線條的空間遊走過去。

這是一片數字的世界。

綻放的禮花既是李鑫岩對佟麗婭的記憶抽取時的點點碎片,但也是一段段盤旋而生的數據流,李鑫岩意識不全,無法將這些記憶碎片按照合理的順序整理成完整的片段,而他本身現在只知道掠奪,並不關心拿到之後該怎麼處理,這些碎片其實就是一塊塊危險的碎片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