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他除了接見心腹、安排計劃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書房裡。

有時候是在看書,更多的是在思考下一步的動向,翻閱手下收集的資料,制定和改變整局計劃。

再偉大的操盤手,也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料定事情的發展,所有的變化都有可能打破格局,蒼鬱孤必須非常仔細,一但漏了一環,說不定就成為別人刀下的鬼。

今天剛好是暗衛回來的日子,書房裡多出了不少資料。

一笑推他到桌子前坐下,把資料按分類擺在他面前,給他磨好墨壓好紙,之後再次隱藏起來。

她出來沒一會兒,十三過來給她送飯,還是白面饅頭,這次還夾了點私貨,是幾塊兒方方正正的糖。

一笑捏著糖塊兒看了看:「這是哪裡來的?」

這樣的糖塊兒,好像不是蒼南這邊產的。

十三撓了撓腦袋,有點不好意思。

「我從山池帶回來的,還有很多,分給你點。」

一笑哦了一聲,把糖塊兒放到口袋裡。

十三還是小孩子,偷偷買點糖也情有可原,便沒有深問。

飯送到了,十三替一笑站會兒崗,剛好給了時間去解決一下自己的問題。

一笑一邊咬著饅頭,一邊飛快的離開皇城。

走到角落裡換了一身還算正常的衣服,來到京都最繁華的一條街道上。

雖然現在醫學不發達,但是人們的生活怎麼能少得了大夫呢?

京城的醫館,不說是全國最好的,怎麼也得是數一數二的,一笑找了幾家醫館,大概也清楚了現在可以用到的材料。

和其中一家做了約定,付了定金后,一笑又打聽一下京城最有名的鐵匠。

最有名的鐵匠沒有,但是有一家鑄劍師開的武器店非常出名,一笑非常順利的找到這家店。

店主是個鑄劍師,聽說是從修真界回來的普通人,只要給他足夠的錢,他可以打造出帶有靈力的武器,就像修真者的武器那樣。

一笑不需要靈器,只想知道他能不能做出針頭。

和鑄劍師討論了一番,得到了確切的答案:可以。

雖然價錢高處預期,一笑還是痛快的答應了,把上個世界得到的系統幣兌換貨幣,爽快的付了第一筆定金。 凌淵抱著摩爾迦娜縱身落到了空無貝納勒斯的頭頂。

將摩爺放下來后,對著貝納勒斯輕聲呼喊了一句:「貝拉。」

貝納勒斯心領神會,調轉方向,朝著琪亞娜所處的位置輕輕俯衝下去。

其餘看戲的人以為對方要殺人滅口,紛紛向四周逃竄。

只可惜,凌淵還沒有那麼無聊。

「琪亞娜!」

在掠過地面的時候,凌淵朝著琪亞娜伸出手。

琪亞娜也不猶豫,一把握住了凌淵的手,在瞬間被帶到了貝納勒斯的頭頂。

就這樣

在烏丹民眾震驚和獃滯的目光中,貝納勒斯展開雙翼,帶著三人飛向了雲端。

第七迷宮

巨大的藍色身影如同雲彩般浮現。

第七魔神阿蒙看著飛向遠處的貝納勒斯,瞳孔中露出了回憶的目光:「你已經作出選擇了嗎?菲尼克斯……」

貝納勒斯頭頂上的摩爾迦娜看著周圍翻滾的雲層,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震撼。

這麼美的風景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好美……

無法用語言去表達,身體彷彿徹底放空了一般。

而這邊,凌淵看著太陽的方向呢:「煌帝國的方向是東。」

「貝納勒斯,虛數穿梭。」

「吼!」

聽到命令的貝納勒斯輕吟一聲。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虛數空間在眾人面前打開。

琪亞娜一怔。

虛數空間?

下意識看向凌淵:「凌淵,貝納勒斯它……」

凌淵輕笑一聲:「很驚訝嗎?可是按照你的理解貝納勒斯是空之律者西琳麾下的坐騎,有著虛數的能力其實也並不奇怪吧?」

「是,這樣嗎?」

琪亞娜歪著頭,一臉不解,畢竟她對貝納勒斯的了解也並不多。

她身體里的那個傢伙或許會知道。

琪亞娜體內

一道由西琳意識構築的房間

此刻的律化娜正趴在地上滿地打滾

「啊,好疼!好疼啊!」

「為什麼就算我逃進意識深處,這該死的白色光圈也不會消失!!」

律化娜並不知道的是,在這間意識空間的上方,一名藍色的女性魔神正以高位的姿態注視著她。

只要孩子不誠心懺悔,勸誡之輪就會一直亮下去。

這是獨屬於對律化娜的勞改。

……

「那個,你……」

突然,摩爾迦娜有些躊躇的看向凌淵。

可是問題剛開口就愣住了,她還不知道面前這個男子的名字。

「抱歉,還沒有自我介紹吧,你好,我叫凌淵。」凌淵反應過來,向摩爾迦娜伸出手,並歉意一笑。

「我叫琪亞娜,琪亞娜·卡斯蘭娜,平常的話叫我琪亞娜就行。」

「您好,凌淵大人,琪亞娜大人,我的名字是摩爾迦娜。」摩爾迦娜輕輕點頭。

便問出了心裡的問題:「凌淵大人,接下來我們要去哪?」

「東方,煌帝國。」

摩爾迦娜一愣:「不是去黑暗大陸嗎?」

凌淵輕輕揉了揉小摩爺的腦袋:「在去黑暗大陸之前,得給自己找一個歸所吧,我的朋友是帝國的皇太子,他可以給你安排穩定的生活。」

「……」

在短暫的沉默后,摩爾迦娜不解道:「凌淵大人,您為什麼要為了我這做這麼多?我和您並未相識。」

「唔,因為我妹妹身邊缺一個保護的人。」凌淵思考了一會兒,給出答案。

「?」

摩爺的頭上浮現出了一個粉紅色的問號。

「去了就知道了,相信我,我是絕對不可能傷害你的。」揉了揉摩爾迦娜的腦袋。

摩爾迦娜怔怔的看著凌淵。

這個男人,好奇怪。

很快

虛數空間打開,貝納勒斯從裡面穿過。

等到貝納勒斯從虛數世界出來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一座古代都城。

煌帝國首都——洛昌

「那是什麼?!」

「是敵人嗎?!」

「等等,那是紅炎大人!」

正準備敲響警鐘的哨兵看著衝上天空的火紅色人影,當即露出了狂熱的目光。

在煌帝國軍人的心中,戰無不勝的紅炎已經相當於神一樣的存在了吧。

「是他嗎?」

紅明輕輕的煽動著諸葛扇,看著貝納勒斯身上模糊的人影,平靜的道。

凌淵旁邊的摩爾迦娜在看到紅炎的瞬間,當即如臨大敵,本能的做出了戰鬥的動作。

但很快就被凌淵安撫了。

紅炎落到了貝納勒斯前方,看了一眼摩爾迦娜最後看向凌淵:「群主,你是最後一個。」

「抱歉,去處理了一些事情。」

「走吧,紅玉等你好久了。」

紅炎沒有去深究,看著旁邊的琪亞娜和摩爾迦娜,他就已經明白了一切。

在所有洛昌人民震驚的目光中,貝納勒斯從高空遨遊,朝著皇宮旁邊的方向飛去。

剛剛接近紅炎的宅邸,凌淵就聽到了一道極為中二的聲音。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Magic嗎?真是一種有趣的生物啊!」

定眼看去,永遠14歲的少年正在欺負著一個只有七歲的黑髮小娃娃。

未來叱吒世界的黑色Magi裘達爾此刻正被韋勒斯拉納打得跟孫子一樣。

鼻青臉腫的,但還是咬著牙,一副不服輸的樣子。

韋勒斯拉納一拳將由魯夫所形成的防禦罩打碎,貼著臉把裘達爾打飛。

居高臨下的看著倒在地上的裘達爾:「這還不是汝的極限,變強吧,變得更強吧!介時給予吾更大的愉悅!」

看得周圍的人一陣無語。

什特么極限,你打一個娃娃和他你還沒到極限,這不是擱著套娃嗎?

韋勒斯拉納可以說是徹底刷新了眾人對神的認知。

你見過哪個神欺負個小孩子還一臉興奮的樣子?

「吼!」

龍吟響起

韋勒斯拉納和眾人將目光頓時朝著天空看去。

伴隨著狂風,貝納勒斯緩緩降臨在了這個有足球場大小的院子里。

紅炎是皇太子,住的地方則是類似於東宮的院子,自然足夠大。

「吾能感覺到,又是一名強敵!」韋勒斯拉納興奮的到。

「凌淵哥。」

小紅玉揮著手,朝著剛從貝納勒斯身上下來的凌淵跑去。

「哦,是小紅玉噠。」

凌淵一把將紅玉抱了起來。

「公主殿下?!」夏黃文直接懵了。

這一幕,也將其他人給看呆了。

「紅玉什麼時候多了個哥哥?」小正太紅霸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