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小琴瞧到關雪完全油鹽不進的模樣,也只能把求助信號發送給林斯文。

眼瞅著玉小琴的眼都快眨成了閃光燈,可是幫玉小琴申請提升出行待遇的事情,林斯文還真的說不出口。

不單單是她覺得坐公交車沒什麼不好的,更重要是補貼費的發放,就讓林斯文感覺到27部還是很人性化的。

林斯文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慫,根本就開不了口去跟人再提什麼要求。

照着她的性格來的話,哪怕是今天出外勤的費用需要自己掏腰包,林斯文也會看在27部肯給自己預支薪水的事情上完全忍下來。

四塊錢的公交車費用,也就是日後多吃兩頓饅頭配速食麵的事。

想着這些的時候,人就看到玉小琴的腮幫子正因為生氣關係鼓的厲害。

關雪那邊扶了扶眼鏡,人卻是在忙完手頭上的差事後,隨手的拿了水壺給花草洒水起來。瞧這模樣,林斯文深呼吸一口氣,人就主動上前扯了扯玉小琴的衣角。

「琴姐,來的路上我瞧過的,那邊四號路的公車也有空調開放。」

這夏天的時候,有空調的公車就變得格外吃香。也正是這一點的關係,相同路線本該是一塊錢,這條線路卻是收費兩元。

認真來講的話,其實蠻好的,最起碼不是只發放兩元補貼,直接讓你去坐沒空調的普通公車。

玉小琴知道,自己今天還是沒從關雪那裏佔到什麼便宜。

單純是她自己出勤話,為了省下發放的補貼金,玉小琴甚至是可以幹得出蹭了外賣和快遞員小哥哥順豐車的做法。

眼瞧著林斯文可憐巴巴的鋪了台階,玉小琴這邊狠狠的往自己的隨身背包里塞了些棒棒糖進去,就帶着人出了門。

花架前,關雪打從林斯文她們離開后,人就快速的坐到了電腦桌前敲擊起鍵盤。

一時間裏,各家店鋪外監控設備都將鏡頭對準了那出勤的林斯文、玉小琴二人。

確定下兩人的身影一直在自己的監視範圍里,關雪這才愜意的打了個響指。「搞定了,老闆娘,你那邊現在可以隨時查看,咱們部招收的新人卻是很可愛!」

一想到林斯文在瞧到玉小琴想要找自己干架時的小模樣,關雪就知道以後她們27部的小日子肯定會變得有趣起來。

……

走路去公交站的空檔,玉小琴就沒停下對林斯文的說教。

「你看剛才只要你多說一句話的事,咱們倆這會兒肯定是能打了計程車過去的。雪姐姐那傢伙雖然苛待我,可她肯定不好意思這麼對你的!」

因為是長久的老同事關係,彼此之間什麼脾性,也就有了相應的了解。至於摩擦和恩怨什麼的,更多的都成了27部工作日常里的小點綴。

與其說是恩怨,倒不如說是玉小琴的網購癮太大,也就引得關愛屬下的老闆娘跟萬事通關雪強強合作,從各個方面來壓榨她的福利金,用來償還其在27部任職后所欠下的債務。

聽到玉小琴這麼說,林斯文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不管怎麼說,林斯文的行事準則那就是被埋怨的時候絕對不能回嘴。

想着這些的時候,林斯文正要先開口道歉再說,卻是瞧到玉小琴往自己手上遞了棒棒糖過來。

「嘗嘗這個荔枝味,絕對的好口味!我說你這性格在社會上可是容易吃虧的,說白了就是太慫,你就不會生氣的嘛?」玉小琴說着也往自己嘴裏塞了一根。

多年的人生經歷關係,林斯文很清楚,若是圖了痛快立馬回嘴話,冷言冷語什麼的,還算是低段位的報復。怕就怕暗地裏搞些小動作,潑髒水、穿小鞋什麼的,她可是都有見識過!

這樣的經歷,可以追溯林斯文還在九年義務教育的初中時期。

就因為她學習成績比較好,一直是同學父母嘴裏的別人家孩子,招惹了是非上身。

林斯文可是記得很清晰,得虧她小媽跟別人家的父母腦迴路不一樣,只是誇讚小丫頭真的長大成人了,居然還學會早戀了。

若是攤到其他同學的父母身上,怕不是早就上演了男女混合雙打后,還附送上一通的說教。

做人不要太出彩,做人不要太計較,做人不要……

林斯文在當外賣員的那段時間裏,更是有了諸多的深刻感受。

為了拿到五星好評,林斯文甚至是主動詢問點單的客人要不要她幫忙順手扔垃圾。

感受到玉小琴對自己的善意,林斯文的感動不言而喻。

小媽怕不是沒有想到,雖然她一直想要林斯文體驗什麼是普通人的平凡人生,可是因為自己就不是靠譜的照料人關係,也就養成了林斯文現如今的獨特性格。

接過玉小琴的棒棒糖,林斯文決定請了玉小琴喝奶茶。「小琴姐,大熱天的我請你喝奶茶吧,要不是你,我怕不是要被小媽掃地出門了。」

如果在自己還沒成年的時候,林斯文倒是不擔心小媽會掃了自己出門。可是小媽有說過的,成年後就要有責任,所以房租如果沒有按期交上,她肯定要沒地方睡覺的。

先請了恩人喝奶茶,也只是林斯文眼下力所能及的第一步。

卻不想,玉小琴直接拒絕了不說,指著一旁的奶茶店就開啟了新一輪的吐槽。「以後買奶茶,別來這家店,純粹忽悠人的,用的料差勁得很!要不是有部規限制着,我絕對要砸了他的店!」

吐槽歸吐槽,關鍵還是明看到人家奶茶店的老闆就在旁邊倒垃圾,特意去吐槽的……

對於玉小琴的這種操作,林斯文有些扶額。

琴姐不愧是琴姐,果然是厲害的!

「那該去哪裏買奶茶?這會兒去的話順不順路?」林斯文對於奶茶其實沒什麼講究,那些帶味道的奶茶、可樂之類的玩意,對她來說都是刺激類的飲品。

如果可以選,林斯文更是喜歡普通礦泉水。

「傻文文,咱們這會兒要做的就是什麼也不喝什麼也不吃,等到了中午的時候才好宰了老闆娘,痛痛快快的吃大餐!」玉小琴說着便撥弄起手機,隨後將她相冊里的一些老照片給搜了出來。

「喏,你瞧,這些都是27部來新人的時候,老闆娘買單去過的地方。」

為了這次的大餐,玉小琴那可是費了不少心思。從確定下林斯文是新同事的那刻起,就已經開始減食狀態!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紫岩仙魔錄最新章節、紫岩仙魔錄凌晨黃昏、紫岩仙魔錄全文閱讀、紫岩仙魔錄txt下載、紫岩仙魔錄免費閱讀、紫岩仙魔錄凌晨黃昏

凌晨黃昏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紫岩仙魔錄、

。聽到這話,洛天雲,瞳孔微微一縮。

「還是,不用。」楚秦依舊推辭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楚秦語罷,施展雷電秘法,以身化雷,徑直地沖入了雷帝之陣中。

見到楚秦的背影,洛依依,美眸流盼,很是擔憂。

「丫頭,看上他了吧!」這時,洛天雲,在洛依依耳邊輕語道。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701龍帝我睜開了眼睛,看著周圍原本嘈雜的人此刻全都安靜了下來。

甚至原本在其他座位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目光都盯著拍賣台右側的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

從旁邊走上來一個年紀儀錶得體的禮儀小姐,拿著話筒開口。

「珍義堂諸位尊貴的會員們,我們的……

《陰屍帝命》112章東域火靈芝大哥大姐新書不易,求收求票,拜謝了 第五十一章影響

水木大學數學系主任給秦元清打電話,結果是‘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讓林主任很是無語,聯繫秦元清的輔導員,讓輔導員用qq聯繫秦元清,可是也石沉大海。

最後還是輔導員想起秦元清的舍友,聯繫上了小胖子,得知秦元清下午和景田在一起。

最後繞了一圈,從北電一個教授那裡拿到景田的聯繫號碼。

林主任迫不及待地給景田打電話。

“喂?”景田看到一個陌生來電,接通電話。

“你好,是景田同學麼?”林主任看到有人接通,還是個女孩子,連忙問道。

“是的,我是景田,請問您是?”景田好奇,對方是誰,怎麼有自己的手機號碼。

“景田同學,我是水木大學數學系主任,有事要聯繫秦元清同學,不知道秦元清同學有沒有和你在一起?要是有,方便讓他接個電話麼?”林主任說道。

景田一聽是水木大學數學系主任,那警惕心也就放下,可是一聽對方是找秦元清,要秦元清接電話,再看秦元清四兩白酒下去,已經是醉的跟老爸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景田也是無語,這個樣子怎麼接電話啊。

“這個。。。。那個。。。。。林主任,秦元清喝了點酒,現在喝醉了。”景田不好意思地道:“這樣,等秦元清酒醒了,我讓他給您回電話,怎麼樣?”

林主任聽到秦元清喝醉,也是無語。早不喝醉晚不喝醉,偏偏這個時候喝醉。

“這樣子啊。。。。。”林主任沉吟了一下,然後問道:“景田同學,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秦元清是不是在研究梅森素數和證明周氏猜測?”

景田眼睛大大的,撲閃撲閃着,梅什麼數,周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不過還是說道:“前幾天聽秦元清說過,他寄了一份論文給美利堅的數學雜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這個。”

中了!

當景田這麼說,林主任頓時就知道,這篇論文的作者是秦元清無疑了。

林主任只好掛了電話,然後跟大家說論文作者是秦元清沒錯,頓時整個數學系都發出驚呼聲,紛紛說不可思議。

而林主任在慶祝的時候,卻是已經在謀劃着,怎麼將秦元清從物理系搶到數學系,數學天才就應該在數學系。

現在秦元清就已經證明了周氏猜測,說不定以後還能做出更大的數學成果,到時候水木數學系可就有了自己扛旗人物了,水木也可以拍着胸膛說水木數學系不弱於燕大。

要是以後秦元清僥倖獲得菲爾茲獎,那麼水木數學系將把燕大踹在腳下,成爲華夏數學中心。

與此同時,林主任連忙打電話給院長,彙報了此事。這可是重大可研項目,秦元清證明了周氏猜想,該給的獎勵可是一點都不會少,不然的話傳出去可就是丟人的事。

水木大學,丟不起這個人。

很快,水木大學的官網上已經變紅,大大的標題是:慶祝我校理院學子秦元清證明數學難題“周氏猜想”。

然後將秦元清在《數學紀事》發表的論文一事報道,後面還附着論文的掃描版,可供下載。

。。。。。。

燕大,數學系

各大數學系教授拿着《數學紀事》,都在仔細的驗證論文,時不時地有教授發出驚歎聲。

數學系主任則是皺着眉頭,“招生辦是幹什麼吃的,今年招生招的都是什麼貨色,看來下次開會得提一提。”

數學系主任心中不由對招生辦的工作很不滿,這麼大數學天才,竟然沒有招入燕大數學系,這簡直是最大的失職,罪不容赦。

再想到,去年一年,數學系都沒有一篇有足夠影響力的論文,而今年已經只剩下最後三個月,看來是希望渺茫,可是死對頭卻已經手握一片頂級論文。

。。。。。。

景田看着正和老爸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秦元清,無語得很,明明不會喝酒,還逞能喝白酒,這下好了,喝醉了。

還有老爸今天怎麼回事,平常在家不怎麼喝,有喝也就喝個一兩,今天卻是喝了兩瓶,把自己給喝醉了。

“小兄弟,你不知道甜甜啊,小時候可笨了,七歲的時候穿鞋還分不清左右腳。。。。”景爸說話都在打舌。

景田聽到老爸把自己小時候的嗅事都給抖摟出來,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老爸啊老爸,你這樣子,讓女兒怎麼在這個男人面前擡得起頭啊。

“老媽,你也不管管老爸,有這麼說自家閨女的麼。”景田挽住老媽的手,哭笑不得。

景媽笑着說道:“小秦人不錯,你沒看走眼,是個好孩子。”

自從得知女兒談戀愛,景媽就老是擔心,自家閨女傻乎乎的,很容易就會被騙,沒有親自見一面,着實不放心。所以景媽才幾次三番催促景田將男友帶回家,看一看,把把關,也好放心。

“那是,老媽,你女兒的眼睛可雪亮着呢,千挑萬選才選出來的。”景田得意地說的我。

渾然忘記,傻傻地帶着只認識一天的男人回酒店,好心照顧,結果反而丟了清白之身。

不然的話,遺傳老媽的顏值控,對於長相普通的秦元清,景田可看不上。

“女兒,你是怎麼認識小秦的?”景媽好奇地問道。

景田臉色一紅,自然不會一板一眼的說,稍微改變了一下,變成秦元清到橫店,然後街頭賣藝,唱着《煙花易冷》,景田覺得適合自己參演電視劇的片尾曲,然後主動認識,介紹給導演,一來二去就成了朋友。秦元清在橫店死皮賴臉的追求她,她見秦元清有才華,就勉強答應給個機會。

完美!

景田偷偷地給自己編的完美故事比了個yes,太不容易了,自己都可以去當編輯了。

這時候,就看到秦元清和景爸都趴在桌子上,嘴裡說着什麼胡話,母女相視苦笑一下,景媽扛着景爸回房。景田扶着秦元清慢慢地向着客房走去,心中卻很是甜蜜,看來這第一次上門,爸媽對自己男友很滿意。

景田將秦元清扶到牀上,蓋上被子,看着已經不省人事的秦元清,無奈地笑了笑。 辛寶娥想了想,搖頭,「我的藥箱子在平姨那裏,這次並沒有帶過來。」

秦舒眼中頓時露出一絲失望和擔憂。

雖然她幫褚臨沉吸了毒血,但他體內的蛇毒已經發作,這麼做也只能減弱一些他體內的毒性而已。

要徹底解毒,要麼服用解毒藥物,要麼注射抗蛇毒血清。

同源村這邊縣城裏的醫院不一定有這個救治條件,去市醫院又有四五個小時的車程,這個男人撐不了那麼久……

秦舒當即做出了決定,對辛裕說道:「辛先生,麻煩你們照看他一下。」

辛裕不解地看着她,「你這是?」

秦舒轉頭看了眼身後的大山,說道:「我去找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