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禹看著丫頭慘白的小臉,滿是心疼,見她不願多說,只好暫時壓下心中的擔憂。

伸手忍不住揉了揉小丫頭柔軟的頭髮,低聲說道:

「你好好休息,剩下的他們會處理。」

末了又道:

「放心,不會留下一個活口的。」

說著攏了攏手,好讓丫頭靠的舒服一點。

墨一頂著自家少主的冷眼,硬著頭皮上前小心意意道:

「少主,這次來的刺客屍體總共50具,已全部歸納到一起,身上並無任何有用的消息,而且都是死士,牙根里都藏著毒藥。」

「燒了。」

「對了,吩咐下去,有關丫頭的事,如果有誰膽敢泄露半個字,別怪我不客氣!」

「是!」

墨一連忙點頭應是,轉身告退後抬手擦了擦腦門上的汗,雖然自己從小跟著少主,但每當少主霸氣側漏時,每每都讓他心驚膽戰的。

還有看自家少主對那丫頭的寶貝樣,以後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這個丫頭,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回頭得跟他那幫兄弟說說。

但不包括吳世子,每次見少主臉色不好,都拿他頂包。

「嘿嘿……」

這次我看你怎麼作死!

墨一壞壞的腹誹到。

休息了片刻,陸瑤感覺好多了。

說真的,剛聽到他為她所做的,心裡有那麼一丟丟小感動。

她也沒想到這個世界的古人這麼厲害,用飛檐走壁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他們好像都擁有電視上那些武林高手一樣的內力,個個身手不凡。

這樣的人,如果讓她一對十沒任何問題,但再多的話就有點吃力,就像今天這樣,所以和他們比起來,她覺得自己還是有點弱了。

要不是自己現在異能修鍊到了三級,可能會被別人秒殺。

看來,以後還是要和前世一樣,利用靈水收一幫這樣的隊友,這樣才能在這個世界安然無恙的好好活下去。

這一刻陸瑤無比慶幸昨天當機立斷的小軒送進了空間。

要不然後果……

她都無法想象。

陸瑤被白墨禹扶著坐在地上,總感覺身上怪怪的,難受的緊。

睜開眼睛一看「嚯」,能不難受嗎,一身是血,看著都難受,更何況穿在身上,難怪她總覺得黏糊糊的。

白墨禹見陸瑤睜開眼睛,開心的不得了,那變臉速度堪稱一絕,剛要說些什麼,可隨後隨著她的眼光也注意到了。

只見丫頭穿的一身衣服已經破的不能再破了,現在又被血浸染了,看來是沒發穿了。

都怪自己剛才太著急,沒注意到,要不然……

要不然……男女有別,他也不知道怎麼辦。

此時的陸瑤臉色很難看,她就這一身衣服,這些人在這裡,她又沒法進空間洗洗,可叫她就這麼穿著,真有點強人所難。

白墨禹也看出了丫頭的為難,低著頭若有所思,突然抬起頭來:

「墨一,拿身乾淨的衣服來。」

墨一得令屁顛屁顛很是自覺的到自家主子的包裹里翻找了起來。

墨二一看,拉了拉墨一道:

「少主叫你拿干靜的衣服是給那丫頭穿的,你那又不是沒有,幹嘛翻少主的包裹?」

墨一回過頭來看了墨二一眼,那眼神有多嫌棄就有多嫌棄:

「你是不是傻?」

說完繼續找了起來,不想和這二貨說話,免得拉低智商。 就通吃化為人形的孩童模樣,周海與周通可以斷定通吃是屬於第二種靈獸,因為干年以上修為的靈獸若化為人形,模樣至少是中年男子或女子的成熟模樣,但是葉缺為何又會有一隻天生就受到上天眷顧的靈獸陪伴在旁?

周海與周通當下並沒有把心裏的疑惑流露於臉上,在離開葉缺廂房之後,馬上詢問空心關於通吃的問題,而空心只用了四個字回答:「天降神龍。」

一聽到這個答案,周海疑惑更深,周通則豁然開朗,可是心中卻蒙上一層陰影。

天降神龍這四個字,宛若晴天霹靂,讓身為霸刀宮大宮主的周通閃過無數憂慮,通吃的出現對於霸刀宮,甚至對於整個修真界的意義都是巨大的無可衡量,更讓周通聞到一絲風雨欲來的不妙預感。

本來因為仇恨天的關係,周通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照顧葉缺,不過因為通吃的出現,葉缺在周通心中的地位又有所提升,終於理解為何仇恨天會突然收葉缺為徒,除了葉缺之外,想必通吃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想通這層關係之後,周通卻又覺得有某種地方自己還未想透,一直到他想起上一次「天降神龍」,與神龍一起並肩作戰的對象跟葉缺有一個看似不起眼的相關性時,周通在心中疑惑稍解的同時,憂慮又更加深了一層。

葉缺與通吃的出現,讓周通心裏不由得出現數道念頭:「莫非這全是上蒼的安排…」

「莫非葉缺跟「他們」有所關係?」

「莫非葉缺正是當年的小孩?」

周通心裏面頓時出現了連他這般大人物都不禁為之皺眉的猜想,不過周通畢竟是見識過無數潮起潮落的人,很快壓下了心中的憂慮,着重在眼前的事物上。

周通對於通吃的反應微微一笑,對風清說:這麼晚過來,其實是有一件十分要緊的事情要跟你談,你隨我過來。」

風清精神一振,認為周通即將跟他談百變派的事,對葉缺點頭致意之後,馬上跟在周通後面走出廂房。

周通與風清一前一後離開廂房,離開廂房之後周通腳步不停,在霸刀宮內左彎右拐,而就風清對霸刀宮的熟悉,心中不禁生起一絲疑惑:「大宮主這麼晚過來,現在還帶我走往霸刀宮大門,他到底要做什麼?」

正如風清所想,周通的腳步一直到霸刀宮大門口,在距離大門十步的地方停了下來。

「風清,你的百相絕練到第幾層了?」周通轉過身,面對風清。

「第一層,半體化獸。」風清如實地回答道。

周通點點頭,說道:「照我看來,雖然你的修為才剛突破至分神初期,但是距離第二層的全體化獸已經不遠了。」

風清心中微微吃了一驚,沒想到周通對百變派如此了解,更沒想到自己的實力輕而易舉就被周通看穿。

「是,大宮主。」風清知道在周通面前隱藏實力只是徒勞無功,坦承說道。「若是百變派的先人知道後繼有人,他們在塵土之下一定可以安眠。」語畢,周通話鋒一轉:「當年你的先祖風言創了百相絕,一舉帶領百變派成為西大陸最強盛的門派之一,也因為這個百相絕,讓九九亂槌法的威力大大提升,世人因此把九九亂槌法與我霸刀宮的霸刀絕並稱西大陸雙絕,只不過這個百相絕卻有一個致命傷。

周通眼神和藹地看着風清:「這個致命傷,想必你也知道。」

風清望着周通蘊含着關懷的清徹眼神,知道周通並不是要探聽百變派的事情,而是早已經知道這件被百變派深埋的事實,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激動與驚訝:「我知道。」

當年百相絕成為百變派一飛衝天的關鍵,也讓風言變成百變派的英雄,更讓他在當年群雄並起的時代里擠身為西大陸前五大高手,可是也就是創造了百相絕的風言,發現了百相絕的致命傷。

疼痛,而且是生不如死的疼痛。

就算修真者的軀體比起凡人要強上數百倍,可是跟天生神力的靈獸比起來還是有天地般的差距,尤其百相絕修練到第三層,追求的靈獸等級越來越高,在施展百相絕的時候要承受的疼痛也會更加難以承受,有許多人因為無法抵抗這種痛入骨髓的折磨,在施展百相絕的時候真元失控,導致爆體而亡的憾事發生。

不過當時百變派聲勢正處於創派以來的高峰,所以風言下了嚴令絕對不能讓這個消息透露出去,之後開始絞盡腦汁地思考解決的辦法,不過在風清儲物戒指里的古籍關於這件事的記載只到這裏為止,之後風言究竟有沒有想出解決的辦法,風清因此不得而知。

「其實當年風言前輩他確實想出了一種方法解決百相絕的致命傷,不過在他想出這個方法之後天魁大陸發生了一件大事,因此這個方法始終沒有被驗證是否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致命傷。」

究竟是什麼大事,讓風言當年竟然把解決百相絕的致命傷這等要事都可以擱下?

風清心裏的好奇心讓他脫口而問:「什麼大事?」

周通搖搖頭:「這件事你暫時不需要知道,你現在該知道的是,當年風言前輩想出的方法是什麼?」

風清答不出話來,但是他目光直視着周通,風清知道周通在半夜時分把他帶過來這裏,不可能只是為了問他這個問題。

看着風清睿智的眼神,周通眼中閃過一絲讚賞:「事實上,霸刀宮有將當初風言前輩所想出的方法保存下來。」

風清大吃一驚:「此話當真!」因為過於激動,風清自覺語氣一時間有些無禮,連忙道歉:「大宮主,我太…」

風清話沒說完,周通擺擺手,顯然不甚在意:「霸刀宮一直將這個方法保存下來,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幫助百變派的傳人,不過我必須告訴你,因為風言前輩生前沒有機會實行這個方法,所以這個方法至今仍然不確定可不可行,就我看來,這個方法非常危險,你很有可能會因此身死,而且照我自己估計,這個方法只有一半的機會可以讓你今後免於百相絕的痛苦。」

「你要記得你現在的身份是天魁大陸上唯一的百變派傳人,如果你死了,就沒有人可以承擔百變派這個責任。」

風清低着頭沉默一會,當抬起頭來時,渾身散發出一股王者的氣魄,語氣堅定地說道:「大宮主,我相信換做是當年的風言先祖,在面臨這個抉擇時,就算只有一成的機率他也會去嘗試,因為這樣的他,才是帶領百變派從默默無名變成如日中天的一代絕世強者,若是我現在逃避了,就代表我認輸了,一旦我認輸了,就代表我沒辦法承擔復甦百變派這個責任,我不能逃避,大宮主,請你告訴我,我要變強!」

感受到風清散發出來的氣魄與堅定,周通滿意地點頭,露出微笑:「很好,你的反應跟我想的一模一樣,復甦百變派談何容易,沒有這樣的決絕意志,一切只是痴人說夢,待會你跟我過去,我帶你去。」

風清心中一陣激動:「是,多謝大宮主!」

周通含笑點頭,轉身走出門口,守門弟子一見到是周通走了出來,立刻恭敬地躬身抱拳:「參見大宮主!」

周通擺手:「免禮。」

周通回頭對風清說道:「走吧。」

「是!」

圓月高掛在天,四周寂靜無聲,偶爾一道振翅鳥鳴聲劃過天際,片刻之後便歸於寧靜,但是在霸刀宮深處的某一間特殊打造的廂房內,可怕的破碎聲與尖叫聲不斷傳來。

「這丫頭,什麼時候力氣變的這麼大了!」空心瘋狂運轉真元,死死壓着周紫靈的雙手,但是周紫靈猛烈的掙扎,不斷試着掙脫空心,對着空心大聲嘶吼。

「二哥,小心!」周海動用全身的氣力壓制住周紫靈的雙腿,與空心齊心協力,死死把周紫靈壓在地上。

被空心與周海壓制住的周紫靈,不斷對着空心與周海大吼,一頭瀑布般的紫紅長發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了鮮血般的紅色,黑白分明的水靈眼眸同樣被血紅之色佔據,眼神中全是可怕的殺意,皮膚底下的青筋全浮上體表,一樣慢慢變成血色。

見到周紫靈的變化,身為人父的周海眼神里閃過一絲擔憂與落寞:「二哥,要小心,這才只是剛開始而已。」

林美月,周海的妻子,周紫靈的母親,因為修為實力太弱,在壓制周紫靈這件事上面幫不上忙,只能在廂房外來回踱步,臉色焦急無比,而且空心在廂房內設下了陣法,讓廂房外的她聽不到任何一絲聲音,也無法察覺任何動靜,讓林美月揪著一顆心,只能不斷在心裏對自己說紫靈一定會沒事的,孩子的爹一定會保護好紫靈,紫靈一定會沒事的..

「三弟,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怎麼覺得這丫頭髮作的時間比以前更久?」

周海臉上露出苦澀的笑意:「不只越來越久,而且越來越劇烈了。」

。。宋梵徹底的怒了,子不孝父之過,這個小孩的教養之差,能夠看出,家長平時的縱容!

老師也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急忙跑過來,問清來龍去脈之後,輕輕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道:「小虎,這樣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應該給萱萱道歉。」

小虎輕哼了一聲:「我不道……

《蓋世殺神》第458章爸爸好厲害! 軍艦停靠在最終之島附近。

菲戈一馬當先,四支花緊隨其後,海兵們也都從船上下來,他們成爲了時隔七八百年,最終之島的第一批訪客,也可能是唯一一批。

小島之上,鳥語花香,就好像位處氣候宜人的四海一樣。

他們直接向島嶼中心走去。

腳下所踏是青青草地,所有人的心情忽然隨之放鬆下來,收斂激動,以一種輕鬆的心態迎接歷史。

當然,玲玲除外,她只對這座島上有沒有珍惜物種吃感興趣。

島嶼不大,只是半個小時,衆人就來到了小島的中心,看到了一座橫向豎立的數百米巨大石碑。

石碑上是古代文字,庫羅哈頓時激動地捧着資料文獻撲了過去。

菲戈則停下腳步,就這樣對着石碑席地而坐,回頭道:“大家都坐下吧,我們聽一聽歷史。”

於是衆人圍着石碑坐成一圈。

庫羅哈在像摸索老婆皮膚一樣摸索了一會兒石碑,注意到大家都在看他,才強抑激動道:“這座石碑一定是記載了最多東西、記載了歷史的石碑,因爲它開篇,就記錄了除這座石碑與四座路標外,另外二十五座石碑的歸屬和方位!”

他沉澱心神,在菲戈的示意下先略過了這部分標記內容,對照着古代文字文獻,向下翻譯。

“這是以某一位先輩的視角記錄的歷史,他是這樣說的:事情的最初要追溯到海圓歷400年左右,一艘來自月球的飛船,降落到了青海,青海人,接觸到了月球人。”

“果然,我們的研究是對的,真的有月球人!”庫羅哈激動地感慨着,發現海兵們和菲戈都默默注視着他,又連忙向下翻譯。

“相比那時還處於原始落後、甚至連遠航都做不到的我們,月球人的科技極其發達。他們個體的力量並不算太強,背後所生的潔白羽翼甚至無法用來飛行,但他們卻能利用黃金製造出一個個奇怪的小人士兵,製造出人造生命,形成規模宏大的部隊,所向披靡。”

“還好,他們是友善的。他們利用科技和我們交易黃金,逐漸建造出一座黃金城市,我們則依靠他們的科技,在短短一百多年中,發展得極爲迅速,慢慢知道了世界的廣闊,種族的繁雜,知道大海上有大大小小國家無數。”

“就在月球人收集到足夠的黃金準備離去時,海圓歷585年,又一批不速之客降落到了青海。”

“他們是一夥宇宙海賊。不,他們對自己的稱謂不是宇宙海賊,而是‘惡魔族解放者’。”

宇宙海賊?海兵們神經動了。

菲戈眯起了眼睛。

“根據他們所說,茫茫宇宙之中,有一個異常強大、科技極端發達的文明,創造出了一個特殊的種族惡魔族,利用惡魔族,他們能製出食用後賦予自身極強能力的惡魔果實,哪怕幼童也能成爲強大的戰士,奴役統治着其它種族文明。”

庫羅哈稍稍停頓,神色驚震。

海兵們紛紛倒吸了口涼氣。

這難道是惡魔果實的來源?

只有菲戈、天月時知情,菲戈說:“繼續翻譯。”

庫羅哈頓了下,連忙道:“製作惡魔果實,需要將對應的惡魔族殺死,惡魔族就像被豢養的待宰家畜一樣,從出生就定下了命運。

身爲智慧種族,哪怕是他們的創造者,也不該如此對待他們,各種族又厭惡那個文明無數年,於是便聯合起來,襲擊了他們的惡魔族培養基地,盜取了大量人體實驗的資料以及最關鍵的惡魔族母體培養方法,由一支支僞裝成宇宙海賊的飛船,逃竄送往宇宙各地。

他們無力反抗那個強大文明的統治,便希望那個文明力量的來源惡魔族失去控制地生長,成爲那個文明的大敵。他們這支艦隊,本是想要送這份技術給月球人的,卻沒想到月球人不在,才順勢發現了潛力更大、不再是蠻荒的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