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聲,風無常倒退幾步,用龍虎寒光劍插在地上,才穩穩站住腳,「艹,真是怪咖。誰能想到,這逗比用掌法,甩出了刀法的精妙。」

「嘻嘻嘻。想不到吧。這也是我和劍痴無敵對戰之後,最新領悟出來的,一套新打法。」西倉天王黃泉開心地,原地翻了一個跟斗,好像社會上的不良少年,彷彿這世間除了打架,再也沒有其他事情能夠引起他的興趣。

「又是無敵。無敵當年怎麼沒打死你。」無敵可是《中華英雄》漫畫中,華英雄畢生最大的宿敵啊。

黃泉的臉上露出一絲憤恨,「死了。如果我不是十幾歲的少年,我就要死在他的劍下了。但他對我的羞辱,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黃泉扯開身上的功夫裝上衣,露出裏面斑駁的傷疤,「這裏三十二劍傷疤,全部都是他留給我的紀念。總有一天,我會在他的身上,還給他。」

「可惜你這一生,都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風無常搖了搖頭。

「為什麼?你覺得我打不過無敵?」黃泉指著自己的臉,怒視風無常。

「沒錯。你真打不過他。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的無敵,差不多進入了超凡的隊列了。你呢?高品的門檻都沒進,怎麼可能打得過別人?」

「超凡?你憑什麼說,他進入超凡了?你見過他?」一講到無敵,黃泉似乎陷入了魔怔。

「何止見過。前段時間我還跟他坐下來喝茶,不然你以為我這套劍法,是誰教的?除了無敵之外,試問這個世界上,還有哪個人能夠具備他那樣的天賦。」

為了激黃泉,生搬硬造都要的了,獨孤前輩,只好委屈一下你了。風無常細心回想一下,《中華英雄》漫畫里,無敵天賦之高,絲毫不亞於華英雄。如果華英雄拿的不是主角劇本,無敵超越華英雄,那是分分鐘的事情啊。

「你這套劍法是無敵教的,無敵是你的師父?無敵進入超凡系列了,那這輩子,我怎麼辦?我的大仇什麼時候才能報……」

「黃泉你在傻什麼,你的對手,都跑了。」

白神爆喝一聲,黃泉抬頭一看,這才發現面前空無一人,風無常早就逃到幾十米開外了。

看到黃泉發現了自己逃跑的事實,風無常不忘回過頭來,招招手,「黃泉兄弟,下次我帶師傅來見你,不用送我了。就此別過,江湖再見。」

「可惡——」

「別跑——」

西倉天王黃泉,追了上去。

不跑,正傻蛋。

打不過你,難道還跑不過你啊。

風無常一個縱身,消失在詭異的森林中…… 「之所以做這麼多多餘的動作,除了你們另有所圖,想坐收漁利,實在難有別的解釋!

你若真是只為皇帝效忠,又怎會對恭親王乃至他私生子是誰在何處被養大之類的事情,瞭若指掌?」

說及此處,喬今秋忽然停了一下,雖然她只能看到一個人死亡前後三日的景象,之後便一直昏迷,沒法知道其後又都發生了什麼,但今日自高也提議將她裝進李安的紫檀柩帶走,並真的付諸行動開始,她一接觸到那些被鎖縛動彈不得的鬼魂,並吸取他們身上的怨力之後,就清醒了過來。

雖然沒能直接逃出紫檀柩,但高也李安他們說的話做的事,她卻能清晰地聞見,所以對於現況,了解不可謂之少。

而她原本只是只想借官府之手懲治劉孟齊,只要他的犯罪證據有被掌握,能將他依法論處,便再無所求,所以知道高也已經將案子查得差不多之後,她便一心只想問出何勝豹的下落,好實施她最後的復仇。

可就在先前,從李安的腦中窺視所見,事情並不如她以前所想那般簡單,甚至有可能牽涉到自己的家人,她便再不能保持漠不關心。

所以對於尉遲尚刻意想要隱瞞的真相,她無論如何都要逐一弄清。

「劉孟齊想藏的,你們想要的兩樣東西,如今都在我這裡,要想取回,就拿等價的秘密來交換!」

然而,喬今秋的話剛一說完,尉遲尚還來不及開口,便聽見他啊地痛呼一聲,后脫力仰倒摔到地上死了。

他的腰間,一隻利鏢赫然醒目,且見尉遲尚中鏢后的反應來看,鏢鋒上還被餵了毒。

而其將將離體的魂魄,還不及冒出一個頭,便被喬今秋先前拾取到手中的化靈玉瓶的符文,給震懾得魂飛魄散,似乎從不曾存在過一般。

見狀,喬今秋大為光火,紅著眼憤怒地向毒鏢被擲出的方向瞪去,只見不遠處一隻微微探出的腦袋戰戰兢兢正往她這邊望。

當對上喬今秋的視線,那人惶恐地張大雙眼,后渾身一僵,想要奔逃,卻只覺雙腿似灌鉛一般沉重,連想要正常走路都不行……

發現那人身影,喬今秋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對準那人,單手一挑,后簡單做了個捏握的動作,便見其瞬間被莫名而起的劇烈風暴捲入空中,后化作了一片血水肉末雨。

就連那人不遠的附近,因看到將楓林整個燒起來的漫天火光,而連夜匆匆本來查看情況的三位白狼村村民,也被卷進其中……

看到三位無辜之人枉死在自己爪下,喬今秋眼中忽然閃過一抹慌亂后變得迷茫。

而另一邊,李安被高也攔住,不讓靠近去傷害喬今秋,在高也的萬般堅持與拚命阻攔下,李安心裡本來漸漸生了出若不然真的放她一馬的想法,雖然她今夜殺人無數,但大都心地不善,或者當說跟錯了人,也不算濫殺無辜。

可如今,眼見著她殘殺三名無辜百姓,別說李安,就連一直想要護住她的高也,都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他鉗制李安的胳膊,還是絲毫沒有要鬆開的意思。

李安再又掙扎數回,沒有結果,終於停下,側頭回看著高也,一邊咳血,一邊痛心疾首道:

「大個子,她都已經殘暴如斯了,你若還要再攔貧道……」

說著又長久地停了一陣,「貧道,打不過你,你要助紂為虐,貧道無能為力,不管你兩個之間,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罷,貧道今日,就當是,還你之前相救的恩情,放她一馬!

但今日之後,貧道與你,便再無任何情義可言!下一次見到,定殺不誤。

你……帶她走罷!」

李安說完,用嘴撕下一片衣袍,並將桃木劍扔下以示自己的決意。

高也怔愣著將李安放開,而他也果然不再對喬今秋出手,只默默拾起桃木劍,邊拄在手邊,一瘸一拐地消失在了幾乎已經化作灰燼的楓林盡頭。

見狀,高也感受著手間早已消失的力度,慢慢將自己的頭臉隱進黑暗,使看不出情緒。

其餘跟隨尉遲尚過來收取東西、還活著的人,看唯一能同那「厲鬼」過上幾招的道士都離開了,變得更加惶恐害怕,哪裡還顧得上任務不任務,尖叫著連滾帶爬東竄西逃也消失了。

一時間,整個楓林,除了已經化作屍體、血水肉末和灰燼的所有人、物,便只剩了喬今秋高也這一鬼一人。

而這兩個,望著一片狼籍的天地,都茫茫然,許久沒有任何動作。

不知過去多久,當天色逐漸開始泛亮,在山洞口守了將近一夜,除了漫天的火光什麼也沒看著聽著的阿香,終於忍耐不住,解下手中的彈弓,渾身僵硬地扒開洞口的枯草,爬出去后竄倒趔趄又小心地到了山腳下查看情況。

到得楓林,先入阿香眼的,並非喬今秋和高也的身影。

當看到燒成焦炭灰燼的林木枯葉,和那一片片模糊的血肉,阿香只覺兩眼發昏,險些跌坐到地上。

勉強撐著再往前走幾步,看到隔空靜佇的喬今秋和不遠處的高也,她的眼中又閃過無邊的欣喜,后跌跌撞撞跑去喬今秋身邊,伸出手想要將她抱進懷裡。

可剛一碰到,腦中喬今秋這一年多以來對自己的拒絕便全部湧現,怕再惹她生氣,阿香便不自覺又將手縮了回去,只雙眼含光地仰頭將喬今秋望著。

雖然面前這個女鬼樣貌陌生,但在阿香心裡,她早與自己的女兒歲禾無異。

而喬今秋,被阿香這一觸一縮,才終於從自己心性狂暴枉殺無辜的驚愕茫然中回過神來。

看著阿香,看著她的小心翼翼,眼含淚光,喬今秋忽然有些愧疚,剛想抬手拉她一回,卻發現,袖擺一起,便帶動一大片塵土灰燼,並有勁風驟起,從四面八方向著阿香襲近,將她整個托抬而起,嚇得阿香驚惶無度,手腳皆亂。

眼見著阿香被那團團勁風越抬越高,喬今秋一瞬也慌了神,可她越想使力將阿香平安無事地放回到地上,從她指尖迸射出來的力量就越不受控制,不是與她所想相反,便是用力過度,導致阿香或被重重摔在地上,或猛又升出十餘丈高直直地往地上摔落……

。 「小子,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你能如此重創我,而且是作為一個下界修士,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蒼龍的聲音響起,隨後它的破洞處驟然開始匯聚冰雪,填補着它的傷口,很快冰雪已經徹底填住了它被余凡造成大窟窿。

已經是宛若痊癒一般,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從蒼龍的臉上龍頭上看出一絲一毫的神色波動,似乎受傷對於它來說,並不是多大的事情一般,這樣的傷勢,如果是在人類修士的身上,恐怕人類已經喪命了,但是放在了蒼龍的身上,竟然還活着。

「真的沒事?」看着蒼龍的傷口止血,余凡也是眉頭一皺,蒼龍似乎確是是沒事。

這就麻煩了,如此重創蒼龍,它都沒有死的話,他們就有風險了,要承擔蒼龍更加恐怖的怒火。

突然間,電閃雷鳴,無盡的雷霆在黑夜之中照耀了這片天地,恐怖雷霆下,映照的蒼龍猶如降世魔神一般的恐怖。

暴雪再次出現,無盡的風雪不斷的擊打着兩獸一人的身體,此刻這些風雪猶如一顆顆堅硬無比的鐵石一般,打在身體上無比的疼痛。

紫麒麟跟朱雀都是運用起了護體的靈氣才支持防禦,但是很快便是被打開出了裂痕,這僅僅只是蒼龍的餘威,就已經是恐怖如斯。

「好強的力量!這蒼龍之前一直都在跟我們玩是嗎?」紫麒麟的神色中充斥着不可思議。

「大黃,小黃,你們還是回百寶袋吧,接下來我自己來處理。」余凡提議道。

「不行,主人,要死一起死,我們是不會丟下你的!」朱雀斬釘截鐵的拒絕,根本不給余凡拒絕的機會。

「對,主人,我也絕對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再說了,你要是死了,我們豈不是也死了?」小黃反問道。

余凡微微點頭,小黃說的也對,百寶袋是他的,他要是真的死了,大黃跟小黃再想出來就難了,而且一旦百寶袋隨着自己一同被徹底覆滅,其中所有的東西包括大黃跟小黃都會被空間力量徹底的抹殺。

「這樣吧,我也讓你們進百寶袋了,你們跑吧,接下來我獨自應付就可以了。」

「哈哈哈!可笑的人類,整個秘境都是因為本尊而存在的,這裏就是本尊的世界,在我的世界裏,你們能逃到哪裏?只要本尊想,這次的秘境將永不結束!」蒼龍的聲音之中充斥着無盡的驕傲,言語中睥睨萬物的氣勢油然而生。

蒼龍的聲音如同這個秘境內的主宰一般,響徹整個秘境。

無數的生靈看着秘境內猶如末日一般的天空,絲毫不懷疑這個聲音的真實性。

「天吶,秘境永遠不會結束,那豈不是說我們再也出不去了!」

「看來我們這次要全軍覆沒了。」

雪龍看着漆黑的天空中電閃雷鳴,他在原地嘆了口氣:「看來是出不去了,那小子坑了我們所有人啊!」

對於雪獸來說還好,他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裏,根本無法離開,自然對於能不能出去也沒有抱着什麼希望跟想法,甚至很多的雪獸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模樣的,但是這些人類的修士不同,他們無法離開,必然會老死在這裏。

甚至這裏的雪獸也不會放過他們。

「難道就真的止步於此了嗎?我不要啊!」無數的修士聲音中滿是哀嚎。

蒼龍的身軀緩緩的升起,很快便是整個秘境幾乎都可以看到那蒼龍如同龐然巨物一般的身軀。

「剛才的那個聲音應該就是它發出來的吧?既然秘境是它的?那麼我們殺了它,會不會秘境就會解除,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好像是,既然它那麼說的話,只要它死了,這個秘境自然也就解除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你們說的好聽,那個玩意兒比山還大,而且還是秘境的創建者,怎麼殺,你們在開玩笑嗎?」

「誰要是能殺了它,我出去帶着我全族臣服都可以。」

修士議論紛紛,但是提到了蒼龍,他們一樣的無力,但是還是有不少的修士哪怕是不是對手,也想去看看,也許有人能解決掉這隻蒼龍呢?

人總要相信奇迹的發生。

「秘境是它所創造的……」余凡本來還想着拖到秘境結束就可以了,從修士的口中他得知了這個秘境是有時間限制的,而時間的限制就是一個月,一個月之後離開秘境的出口就會出現,只要通過出口,他們就可以離開秘境。

就算蒼龍的手再大,也根本伸不出秘境外。

但是這秘境是蒼龍所創,他的想法就泡湯了,眼下留給他的就只有一個方法,殺掉眼前的這條蒼龍。

方才能源炮既然對蒼龍造成了那麼大的傷害,那如果多來幾次的話,還是有幾率可以殺死這條蒼龍的,實在不行,他從系統的商城中多兌換幾門能源炮也不是不行。

劇烈的風暴下,朱雀跟紫麒麟全力支撐。

余凡這一次,率先出手,現在繼續裝廢材的話,他很有可能就沒了,余凡的實力全面爆發,整個的氣勢從原本平庸且與世無爭的氣質驟然轉變,如同寶刀出鞘一般,那劍一般的眼神,充滿的鬥志。

這是紫麒麟與朱雀第一次見到余凡這樣的神采。

「冰火懸河!」

自天的東邊一道冰川異象出現,而天的西邊,一道如同火海一般的岩漿湧現,異象叢生,朱雀跟紫麒麟從對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彼此的震驚,它們一直知道余凡要比它們強,但是余凡究竟有多強,它們並不知道。

眼下余凡出手以雷霆手段鎮壓。

冰火懸河一邊是炙熱的高溫,一邊是如同寒冰一般的冰冷,不同的溫度下,冰川之水狂涌而下,熔漿之炎奔騰而去,很快蒼龍的身軀便是被兩道不同的溫度傷害著。

「雕蟲小技!」

在蒼龍的面前,無數道的冰刺出現,每一道的冰刺足足有五六米長,遠看是冰刺,到面前已經是巨柱。

。 「這是為殿下您臨時開闢的居住點,如果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們可以隨時進行更改。」那男子恭敬道。

白羽可是原始秘境的殿下,而且是由一位封王不朽的大人通過神國傳送親自護送過來的。

他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界主,但是在這裡也服務了數百紀元,可從來見過哪一屆的天才,是由不朽通過神國傳送親自送過來,而且是一位封王不朽。

哪怕是那些宇宙強者戰獲得原始秘境名額的殿下,也沒有這種待遇。

所以對於這件事情,他自然是盡心儘力的去辦理。

「很好,我很滿意。」白羽看著周圍的環境,非常的賞心悅目。

即便是臨時布置的居住點,也非常的美輪美奐。

「殿下感到滿意就好,殿下在這裡的三年,如果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來,我們會竭盡為您完成。」

「好的,我以後有事情會找你的。」白羽點了點頭。

等到這男子離開后,白羽才感慨一聲,「嘖嘖,果然,在虛擬宇宙公司,越是核心地位就越高。」

這方面不僅僅是資源上面,還有其他的方方面面,像他進入原始秘境,除了那些不朽以上的人,那些低於不朽的,只要處在原始秘境以下的位置,哪怕只是次一等的太初秘境,也要喊他殿下。

這也是虛擬宇宙公司對於他們的一種期待,被寄予希望能夠成為超級強者。

「接下來,該進入虛擬宇宙世界裡面的總部了。」白羽直接進入別墅,來到書房的位置坐下,然後分出一絲意念進入虛擬宇宙之中。

現在白羽的身份已經是原始秘境的成員,所以他的智腦光腦小初在進入虛擬宇宙后就自動得到一個傳送的功能,只要進入虛擬宇宙后,通過小初那裡的坐標,就可以進入虛擬宇宙裡面的一個特殊位面。。

「傳送!」

話音落下,白羽消失在黑龍山的別墅中。

……

虛擬總部位面。

這是一座巨大無比的懸空山峰,上面雲霧繚繞,彷彿如置仙境。

白羽被傳送到山峰的一處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