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的工作室。

「感覺怎麼樣?」貝拉看著眼前的寧修跟西琳。

「感覺…身體好輕…」西琳握了握拳頭,體內的魔力似乎比以前能夠更加的流暢運行了。

「你們先去洗個澡吧,到時候去後山試一下你們現在的力量有沒有效果。」

貝拉已經為兩人安排好了一切。

寧修兩人洗完澡,換好衣服之後,就跟隨貝拉來到了後山。

此時,後山上出現了一個身影,王末已經等候多時了。

「來吧,就讓我看看,你們極限的力量現在究竟有多強。」

看樣子兩人的實驗對象是王末。

(未完待續…..)onclick=”hui” 「性別男,喜歡穿皮鞋,家裏應該還養有一條狗。」

將自己得出的線索發送給張雅,江塵雲站在原地發愣。

他剛剛再次進入到那種場景之中,注意到了一件之前被他忽略的事情,犬吠聲。

其實在最初的那條小巷中,也是有犬吠聲的狀態,只不過當時江塵雲受周圍的情緒影響太深,所以他一度忽略了這一點,不過就算他沒有忽略,恐怕也不會太過在意。

若不是這一次又聽到犬吠聲,讓他將兩次的線索聯繫起來,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確信。

「天上人想還俗……」

接通電話,張雅的聲音傳來:「你給的線索太寬泛了,符合這種條件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當然還有其他的條件,不過這些你們警察應該知道才對。」

淡淡地回應,深入到案情當中,江塵雲的心情早已經變得很壞,所以哪怕是面對張雅,他也沒有像之前那樣,充滿敬意。

對於江塵雲的變化,張雅也是有很明顯的感受,所以此時她也沒有生氣,而是回應道:「但你也應該說出來,我們無法確保大家得到的其他線索都是一樣的。」

江塵雲聞言沉默了一下,「你說得對,我的問題。

我曾經看過犯罪心理學的書,雖然看的不是很透徹,但這次的犯人很典型。

按照一種通俗的說法,這個人正在升級。

最初的時候他只是強姦,並且發生在一個月之前;然後他沉寂了三周的時間,犯了第二起案子;但第三起案件發生的時間,卻在四天之後,並且這次他還殺了人……」

「沒錯,這也是為什麼我找你的原因,現在已經過了三天,按照他的行為模式,最近很有可能再犯案,但是我們卻沒有明確的方向。」

說着,張雅頓了頓,遲疑着開口:「月姑,沒有告訴你什麼嗎?」

「沒有,她只是給了我調動智佳科技公司的許可權。」

「這樣嗎?也行吧,錢在很多時候還是很有用的。」

聽見這個回答,張雅說不失望是假的,但同為七仙女之一的她,也沒那個本事,去讓齊明月說出她不願意說出的事情。

至於智佳科技公司的助力,不能說沒用,在某些時候金錢所能起到的作用甚至要比他們警方的力量更加強大。

但,這終究比不過仙術,不是嗎?

「錢?」

相比於張雅的失望,江塵雲卻是心中一動。

此前他雖然在借用智佳科技公司的力量,但使用的都是技術力量,再多一些也不過是讓公司多派了幾個司機。

至於錢,除了取出五十萬用來交易,他再沒有調動過,所以他一度忘了這一點。

沒錯,現在附近的人不願意開口,那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無利可圖,並且如果話多的話,還有可能會被那個罪犯找上門來報復。

但如果他們有利可圖呢?

「我有點事要處理,如果找到疑似目標的人,可以先告訴我,到時候我或許能夠分辨出誰是真兇。」

「行。」

對於江塵雲的話,張雅倒是沒有過多質疑,雖然她礙於種種規則,不能用自己的能力來推測一些東西,但這些限制卻並不存在於江塵雲的身上。

這或許,和江塵雲是本地土著有關。

掛斷電話,江塵雲想了想,撥通王師傅的電話,「王師傅,麻煩您再給公司會計說一聲,我還要五十萬,現金!」

…… 賀國光看見鄭衝來找自己,開始還語重心長的讓他明白。

離權利中心越近,越不能避免這種事情,不僅讓他明白官場怎麼回事,也讓他幫馮天魁提點一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畢竟人家手握重權。

可是說著說著,連自己也覺得不對。

馮天魁在川軍將領里,出名的天不怕,地不怕,愛搞事情。

他能受你軍需署的氣。

壞菜了,他把馮天魁當成其他川軍將領拿捏了,六十六師既不缺錢,又不缺武器,還去給你韓萬全在釣魚池結賬,周俊彥肯定掉自己挖的坑裡了。

反應過來的賀國光,急急忙忙的帶著鄭沖,追到釣魚池。

人去樓空,連釣魚池也貼上了封條,據說是潘文華帶人乾的。

一個電話打給劉湘,劉湘也不知道馮天魁在哪裡,他連忙給周俊彥打電話。

渝都大酒店的人說,軍需署所有人都被馮天魁抓走了。

簍子捅大了,出大事了。

急的他轉身,帶著鄭衝上汽車就去找劉湘。

「劉總司令,馮天魁怎麼這麼衝動,一點不顧大局,他這樣,要吃大虧,出了四川,軍需署掌管了所有的錢糧供給,到了戰場,他吃什麼,靠什麼補給彈藥,他怎麼打仗,拿什麼抗日啊!」

劉湘冷冷一笑,電話這頭的賀國光都覺得有寒意。

「川軍還沒出川呢?國府覺得四川人很好欺負是不是?我給你說,四川軍閥出川,不能任憑國府拿捏,我會考慮把楚天舒留在四川,盯著你們遷川的人,如果軍需署,軍政部想在四川設立分支機構,或者搬遷四川,得問問我川軍將士答不答應,他軍政部不顧全抗戰的大局,我也會做,信不信,我這就讓人收了軍政部的遷往四川的金陵兵工廠的人和設備。」

「我給何部長打電話,轉達您的意思!」

蒙了半晌的賀國光,聽見劉湘如此強硬的表態,終於想起來要溝通南京了。

接到重慶行營電話的何應欽在南京暴跳如雷,他忙都忙不過來,前幾天還專程打電話到重慶,要軍需署一定不要卡馮天魁,周俊彥答應的比誰都好,一定妥善處理,他了解馮天魁,也知道該怎麼樣幫他找川康整軍的場子,讓他放心。

就放這心?

這下子好了,怕是侍從室都要報告給委座了。

別說自己,連顧祝同都在川軍手裡吃了虧沒敢吭聲。

抗戰爆發這個節骨眼上,全國都在高漲著抗日情緒,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就是一群豬。

被人家抓住了貪污的把柄,弄的局面不可收拾。

壞了委座騰籠換鳥的大計。

等馮天魁離開了永州,出了四川,手握軍需補給,慢慢收拾他,不行嗎?

周小山都沒想到,他們連夜從重慶出發,第二天中午還沒到永州,國民軍事委員會秘書長,掌管掌政略的第二部部長張群,坐著飛機到了永州。

四川人的事情,蔣某人還是習慣用熟悉四川,或者出身四川的人來解決。

張群是成都華陽人,上海陷落以後,會跟日本人談判,西遷重慶的時候,在陪都做行政院副院長。

他居然放下身份,親自到了永州城外等著馮天魁。

「天魁啊,你雖然是趙爾豐帶到四川的,不是四川人,可是作為四川軍閥的代表之一,在南京,你的名字,如雷貫耳!」

「張秘書長,您來永州,也該給我發個電報,我好有所準備啊?」

「我也是身不由己,說實話,七七事變,國家蒙難,我做夢都沒想到,家鄉四川,掀起了抗日的熱潮,四川軍閥,真給我們四川人長臉啊,我在南京聽到劉總司令關於抗日救亡的吶喊,與有榮焉!」

不愧是國府出來的,這彎彎繞的,馮天魁也知道他的意思,似乎表示誰先提出來問題,誰著急,誰就更容易被對方控制談判的節奏。

「張秘書長,抗戰不是四川一省或者其他一地的事情,本來中日之戰,敵強我弱,全民族,全中國再不齊心協力,這個國家就完了。」

「國光跟陳誠彙報侍從室,說甫系川軍主力,完成了德械的換裝,可是國府很多人都不信!」

「委座也不信?」

「不知道,你知道,反對,干擾的人多了,有時候真話都變成了假話,就連我這個秘書長,聽說這個消息,也覺得難以置信,真假難辨,直到今天我下飛機。」

「請,我們司令部說事!」

馮天魁知道張群是來談條件的,具體有什麼內情,他也不知道。

跟著國府的官員,彎彎繞的心煩。

乾脆拉他去永州城防司令部慢慢說。

反正周小山耳邊吹風了不少關於蔣百里三陽的防禦理論,知道了國軍會一潰千里,這個仗很打很久,他也不著急立刻出川抗日,去打早不如打的好。

至於路費,跟國府保證的是川軍自籌,大帥可以用軍餉這個借口把六十六師留在永州。

剛進入司令部,就看見一道靚麗而熟悉的倩影在司令部大樓的門口。

周小山在眾人的嘲笑聲中,跟老婆抱了抱,卻被馮天魁拎著衣領抓上樓了。

這傢伙捨不得放手,卓清影俏臉漲的通紅。

這混蛋鼓搗他抓人,馮天魁也沒想到,把這尊大神招來了。

當初對付何應欽的點子,就是這混蛋的餿主意,這邊還等著給他支招呢!

周小山低壓聲音,馮天魁一個人在轉角聽

「張群來的目的無非是軍需署的案子,他們的膽大妄為,不是周俊彥一個人能做到的,國府怕拔出蘿蔔帶出泥,在報紙上弄的太難看,要你點到為止。」

這混蛋居然跑去陪老婆了,說什麼也要送老婆去實驗室再過來,馮天魁那個哭笑不得。

他還真沒白去陪老婆,兩人剛跨上龍溪河的渡船,周小山準備划船。

坐在船上的卓清影悠悠的說。

「小山,我去醫院看過了,確定我們有包包?」

「真的?」

周小山一下子從船上蹦起來老高,又怕把老婆搖落水了,連忙扶住老婆,一起在船上坐下來。

簡直太好了,他就怕自己萬一戰場遭遇不測,卓清影學張自忠的夫人殉情。

這下好了,有了孩子,老婆可以放心了。

看著周小山興奮的手舞足蹈,卓清影笑的很明媚。 林天霄在這處黑白邊界並沒有發現其他不由心中想著: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隨後沿著黑白邊界走著,沿途做了記號。

一路上他發現了很多強大的靈獸,但這些靈獸卻是沒什麼惡意,看都不看他一眼,視他為無物,在他們眼中似乎只有面前黑色的沙漠和遠處那座撒發紅色光芒的紅色燈塔。

即便如此,林天霄也不敢隨意招惹。這些最外層的靈獸身上的靈力波動,感覺都達到林風宇那個死老頭的境界。現在看起來溫馴的不行,一副傻萌傻萌的可愛模樣,萬一到時候將它們惹毛了,不要說出去了,肯定成了腹中餐了,估計連死在哪只手上都不知道。

林天霄這一走,就是將近一天的時間。

「我靠,什麼都沒做都已經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了。」林天霄額頭有些微微出汗,即便是靈魂狀態,似乎和真人沒什麼區別,這陰陽界還當真奇特。

當然了,經過一天下來,他也不是什麼都沒有發現。目前來說,他有三個發現:

一,就是那座矗立在黑色沙漠中詭異的紅色燈塔,他無論走到哪個地方,只要他正向黑色沙漠,那麼燈塔永遠在他的正前方。但他現在不知道的是只有一座燈塔?還是有無數個燈塔,但出現的只會是一座?

二,邊界處的強大靈獸一共一百零八隻,錯落有致,分成三層,每層三十六隻。

三,他所在的這片區域是個圓形,而這個黑色沙漠真正逐漸侵蝕這片區域。因為他在回到原點的時候發現,自己做的記號離黑色沙漠近了一寸。

而就在他剛停下來的時候,有一隻強大的靈獸動了,龐大的身軀從地上站了起來,足有三米高,如同一直龐大的犀牛。林天霄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惹怒了這隻靈獸,他也管不了有用沒用,爬上了邊上的一顆大樹之上。

而這隻巨大的靈獸並沒有管林天霄,抬起粗壯的大腿,邁開龐大的步伐,走進了黑色沙漠之中。沒有絲毫停留,一直向那紅色燈塔而去。

林天霄坐在一枝樹丫之上,看著前行的巨獸,正在逐漸被黑色侵蝕,一陣心驚。不過一個時辰,這隻靈獸也同林天霄扔進去的那根樹枝一樣,化作黑沙,成為了黑色沙漠的一部分,而它前進的距離不過兩里。

而此時紅色燈塔的紅光微微跳動著,黑色沙漠似乎得到了補給一般,興奮異常,劇烈震動起來。黑風捲起黑沙,漫天飛舞。數分鐘以後,一切恢復了平靜。

林天霄低聲呢喃著:這是獻祭嗎?

震驚地看著眼前的畫面,心中久久不能平復,此時他似乎有種錯覺,在那隻靈獸化作黑沙之時,黑色沙漠里的死氣似乎都變得弱了一些。

看著遠處的紅色燈塔,林天霄不由沉思起來:

似乎是遠處那座紅色燈塔控制了黑色沙漠。看來它可能我要離開此地的關鍵。但是要到達燈塔目測有十數里的路程,而且必須要穿過黑色的死氣沙漠。可沙漠里的死氣這麼強的侵蝕之力,就是連那麼強大的靈獸都不過走了兩里的距離,以我現在的實力和狀態,我該怎麼過去呢?